第九十章 李冰月的心思,宫中赏赐

    司徒明月感叹道:“你们不愧是自小相J的好友。『→お看免費連載小説閲讀c.k.a.n..e.co”

    颜彤彤盯着李冰月瞧了一会儿,见她X子同司徒明月差不多,倒也认同凤心瑶有这么个闺中密友,J人都是大家闺秀,没一会儿便说到了一起。

    李冰月得知颜彤妍是凤宏水未过门的Q子特地多看了她两眼,一番比较之后不得不承认颜彤妍确实处处胜她一筹,想到这里李冰月心下叹息,这一桌的姑娘每个都不差,先不说颜彤妍,就连最为跳脱的颜彤彤也是气度不凡,进退得宜,虽然欢脱了一些,却更吸引人的注意,更别说还有气质如兰司徒明月,高岭之花的穆文薔。

    她这回到安Y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寻觅一位如意郎君,之前何氏还想着让她嫁给凤宏水,那个时候她就觉得何氏异想天开,后来传来凤宏水定亲的消息李冰月还松了一口气,想着何氏终于可以认清事实了,只是她的心里没由来的还是有些在意,这回看到颜彤妍,她总算可以放开那点纠结了,她与凤家无缘,总还有更适合她的男子。

    想通了,李冰月的神情多了J分释然和洒脱。

    J人又说了会儿话,李冰月听到身后有人跟颜彤妍J个打招呼,回头见J位雷厉风行的nv子G脆利落地朝她们走来。

    李冰月好奇地打量着她们,司徒明月在她身边小声介绍道:“为首的那位是定北侯方家的三小姐方雅欣,方家二小姐方雅静是准七皇子妃,才回安Y不久,她身T不好,不喜欢凑热闹,今天没过来。

    左边那个是定国公府的是孙敏悦,右边那个是连家的连海玉,海玉的父亲是护卫军统领,她们三个都在官学念书,是丹桂院的首领。”

    李冰月听得杏眼圆瞪,指着三人身后那J位问道:“他们呢?他们又是谁?”

    这些人里头李冰月只见过司徒晗一人,其他全是生面孔。

    司徒明月看了那些人一眼,G咳了一声,低声道:“我哥你见过,他左边那人是定北侯世子方天木,也就是方雅欣的大哥,方天木边上是连家兄弟,年长一些的是连家长子连永,已经定亲,旁边是连家二公子连昌。

    跟你说,这连昌可是心瑶的ai慕者,之前还堂而皇之让连海玉给心瑶送过东西,后来不知道心瑶怎么跟他谈的,他好像是放弃了。”

    李冰月眼睛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

    司徒明月知道也不多,尽可能地把知道的全都告诉李冰月。

    李冰月看着这些人,再次感叹安Y多才俊,她在江南想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都难,到了安Y才发现自己的情况要嫁进这样的人家都难。

    待吉时一到,丫鬟扶着凤心瑶从后院出来。这些人看到凤心瑶的打扮早已见怪不怪。

    颜彤彤凑到穆文薔耳边抱怨道:“怎么说王妃好歹也是全福太太,就不能好好给心瑶打扮一番吗?你看她戴的那是啥玩意儿?整个脑袋都被遮了一大半了!走路不怕摔吗?”

    穆文薔是个不ai说话的X子,没想到竟然煞有介事的附和起颜彤彤,“等会儿我替你好好问问。”

    李冰月想起刚刚在渺思阁的时候凤心瑶同她说的那些话,一脸纠结,沉Y道:“心瑶说有人扶着,不会摔的。”

    颜彤彤和穆文薔齐齐看向李冰月,见她一脸无辜,纷纷无语。

    李冰月眨巴眨巴眼睛,心想她是不是说错话了?

    不远处一直留意方雅欣的方天木好奇地问道:“司徒,坐在你MM身边那位小姐是什么人?”

    司徒晗望过去,勾了勾嘴角调侃道:“怎么?被美nv吸引过去了?”

    方天木厉声否认,他喜欢的是司徒明月,这才随口问一句罢了。

    司徒晗也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介绍道:“那是江南李家三房的嫡小姐,李家可是江南第一家,李小姐是李家精心培养出来的,这回到安Y估计是为了亲事。听说凤三小姐在安Y的时候同李小姐是手帕J。”

    司徒晗说起凤心瑶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到现在他都没能忘记凤心瑶给他带来的耻辱,若不是今日是凤心瑶及笄的大日子,打死他都不可能再到凤家,上回简直就是一辈子Y影,沈靖宇到现在在穆径庭面前还抬不起头,想想就够郁闷的,没看今天沈靖宇都没来,只是拖他带了贺礼过来。

    方天木了然地点点头,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倒是边上的连昌留意了李冰月一眼。

    说话间,外头突然传来太监的尖利的声音:“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凤家有nv心瑶,端庄大方,贤淑知礼,蕙质兰心,今赐……”

    热闹的庭院瞬间安静,众人跪伏在地面面相窥,心惊于凤家的受宠。

    罗氏诚惶诚恐地同凤心瑶领旨谢恩。

    这道圣旨把凤心瑶的及笄礼推到了一个*,苏氏给凤心瑶解了头上的辫子,将她的头发披散开来,说了一串吉祥话,又把那个夸张的金冠给她戴上。

    众人背对着凤心瑶,并未看到她刚刚的样子,穆径庭却注意到穆南王妃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

    礼成后凤心瑶被丫鬟扶着回了后院,身上这套衣F可以换下,头上的金冠也不必再戴了。

    颜彤彤以为凤心瑶回去会穿的“朴素”一些出来,没成想还是书院那个凤心瑶。

    颜彤彤直接怒了,急冲冲地跑到凤心瑶面前,苦口婆心地劝道:“心瑶,你好歹已经及笄了怎么还是这幅打扮?你看看,你这样子吓跑了多少人?”

    凤心瑶顺着颜彤彤的手指望过去,满意地笑道:“最好把他们都吓跑!”

    颜彤彤:“……”这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感觉完全没办法沟通!

    纠结了半天,颜彤彤感觉自己是J同鸭讲,不得不放弃,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颜彤妍好笑道:“你没看公主和王爷都不着急,你倒好,先替他们C心起来了!”

    颜彤彤辩解道:“那是因为我把心瑶当成好姐M!要是别人我管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