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服软!

    第387章 F软!

    而直接让宁小凡看在眼里的,是眼前一个大的牢笼里,就像古代羁押犯人的牢狱,一个巨大的铁笼。Ω Δ.Ω.co

    而关在里面的人,真是自己多年的室友,朱平川和王浩。

    他们两个人脸上鼻青脸肿的,显然是被人揍过一顿。而且他们两个人手上戴着手铐,脚上戴着脚拷,看上去简直狼狈无比。

    这两个完全是无辜的人,而就是这样,白逍也没有放过!

    宁小凡现在X中有一团不可言喻的怒火,他恨不得一刀把白逍给杀了。

    他的眼睛已经完全通红了。

    “白逍,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朋友的?”宁小凡并没有立刻爆发出来,而是努力的抑制住自己的情绪,闷沉的问道。

    “这样不好吗,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而且每顿我们还给他们喂饭吃,多好?这种待遇还不行?你放心,他们脸上的伤痕只是上次通电话的打了一次,我可不喜欢打人,打人主要是自己手痛,没意思,我就喜欢折磨人,比如,现在就在折磨你。”白逍此时脸上Y恻恻的笑着,像极了一个恶魔。

    宁小凡就算现在心里再愤怒,他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和白逍谈和,你和他在这个时候赢刚,那只有死路一条。

    “放了我朋友。我知道你就想要商会会长这个位置,但是我朋友和这个事情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不希望这件事情伤及到无辜的人。白总,在江北,您也是个有威望的人,我们在您面前也不过是一届晚辈,我和你的矛盾,由我们两个来解决,你就算杀了我,我也认了,但是,我希望,不要伤害我的朋友,放了他们,你想和我谈什么,我都会好好的和你谈下去的。”

    宁小凡语气显然有些软了下来。

    白逍似乎也看到了这一点儿,顿时开始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宁小凡啊宁小凡,前J天的时候,你不还是很嚣张的吗?怎么,现在这才过了J天,你就立刻萎缩成这个模样了?放了你的朋友?ok,我可以放,但是前提就是你打算和我谈到哪种地步了!”

    “你想要谈的地步,无非不就是想要商会会长吗?实话告诉你吧,朝天歌已经换委托人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他委托来管理商会的代理会长了,所以,我感觉你对我不必那么的上心。你就算杀了我,也不会对你商会的选举有半点儿影响,也就是直白地说,朝天歌已经把我这个棋子给放弃了。”宁道。

    他这话自然是编出来的,目前唯一能让宁小凡做到不背叛朝天歌的,也就是直接撇清自己与朝天歌的关系,只有这样,才能把这场恩怨不牵扯到商会,即便是S人恩怨,宁小凡至少心里上过得去。

    “骗鬼呢?在这个时候说朝天歌抛弃你了?之前怎么不说!这样告诉你,如果你现在是朝天歌手下的棋子还好,起M你还有条件,有资格站在这跟我说话,如果你什么都没有,你感觉你现在还能好好的站在这跟我讲话吗?”白逍冷道。

    “信不信由你,我之前与朝天歌也不过只是P面之缘。算是我救了他一命吧,他就把商会这边的事情托付给我了。现在想想细思极恐,一个之前都不认识你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你救了他一命,就把商会会长代理人的位置扔给你,我当时也是蠢,不明白里面的深浅,如果知道是现在这种局面,打死我也不会接受朝天歌那个卑鄙小人的托付。”宁小凡故意道,模样上演的非常真切。

    这让白逍等人不由的心里琢磨了起来。

    “我感觉这家伙说的不像是真的白哥,朝天歌是什么人我们接触了这么长时间怎会不知道,虽然我们和他是对头,但是这么些年来他做过的各种事情,卑鄙小人这个称呼其实他还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的。我感觉以他的X格不会随意的就把代理会长的位置给让出去的,即便像他所说的是个圈套。”韩永辉头头是道的分析道。

    “我感觉也不像。”白逍心底狠辣,手段Y险,他自己自然知道自己,但是朝天歌的话,这个人他X格就是那种正义磊落之人,什么事情都摆在明面上,所以,像宁的这种事情,真的很难让人信F。

    “你们不信是吗,那我只能说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跟你们说实话,我对商会会长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甚至于,我都没咋了解过这个商会是G什么的。我希望这是我们之间的S人恩怨,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用钱解决最好。毕竟这个社会,说通俗点,是经济社会,经济才是这个社会第一要素。”

    “至于暴力解决问题,那只是原始时代的解决方式,在现在这么高度文明的经济社会,是非常不适用的。你们倒不如直接开个价钱,把我们S人之间的恩怨,转化为一场J易。上次饭桌上的事情,我是太年轻,在这给各位赔一声不是,希望白总与韩总能够高抬贵手,原谅晚辈。行吗?”宁小凡微微笑道。

    他现在整个人的语气不说卑微到了低谷,但也是非常柔和的,是一种非常诚挚求和姿态来说的。

    当然,目前来说,对于宁小凡也只能以这种法子进行尝试。

    也在这个时候,宁小凡才真实的感受到络上一句名言,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叫事,怕的就是,用钱都解决不了的!

    “哈哈哈……宁小凡,你这话可不像是一个晚辈说出来的。有钱,听出来了,你可是非常有钱的一个主啊。”白逍Y笑道。

    “没太多钱,J千万是有的。”宁小凡也笑着。

    “哼!”

    白逍突然冷道:“不要以为这世间所有东西都能够用钱摆平,你感觉我到了现如今这个地位,我差钱吗?还J千万,你就算是给我J个亿,又如何?我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