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皆大欢喜

    保险的概念,确实是超出唐人的思维犯愁了。Ω Δ.Ω.co三省六部的大佬,包括李世民在内,没有一个能听懂的。他们仿佛在听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怎么也想不明白,用一贯钱买了一个保险,若出了意外,赔付五十贯。定金才三十贯,多出的十九贯哪儿来的?

    啊,有银行。李牧有银行,他可以把钱存进银行再借贷出去,以此盈利!好一个J诈之徒!

    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对,这钱没法存进银行啊,这钱是用来给突厥部族买物资的,已经花掉了呀。剩下的一贯钱,就算存进银行,也翻不了十九倍。若真能有这么大的利润,谁还做买卖G什么,直接买保险躺家里睡觉得了!

    而且李牧的态度也让人觉得奇怪,刚才还一副没精打采被B无奈的样子,提到这个保险,忽然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容光焕发神采奕奕了起来。这让李世民不得不怀疑——这小子是不是被B的太紧,脑疾犯了,否则怎么会说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李世民不禁有些自责了起来,看向李牧的目光也越发的惭愧。

    “陛下,臣的主意怎么样,您倒是说话啊!”

    李世民叹了口气,不敢去看李牧的目光,道:“李牧,是朕错了,不该把这么大的压力放在你的身上。好了,这事儿你不要想了,赶紧回家休息,朕会派人通知刘神威,让他去给你瞧病——”

    “啊?”李牧满脑袋问号,无语道:“陛下该不会以为臣失心疯了吧?这一份策划,乃是臣年前就准备好了的,倾注了臣所有巧思和心血,陛下怎能认为臣疯了呢,这可太伤人心了!”

    李世民道:“李牧,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三十贯定金,一贯钱买了个保险,什么都不用G,赔付五十贯。本金用来买物资,还花掉了。也就是说,一贯钱最后变成了五十贯,朕能不能问问你,这四十九贯从哪出?”

    长孙无忌等人也是有此疑H,纷纷投来目光。

    李牧恍然,原来是问题出在这里。他嘿嘿笑了起来,道:“这就是臣吃饭的本事了,本来呢,是不好跟外人说的,但陛下和诸公也不算是外人,说了也无妨。陛下您想想啊,假设一个人一个订单J一贯钱,一百个人就是一百贯,若所有订单都完成了,那我不就白赚了一百贯么?”

    长孙无忌忍不住道:“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若一百个订单有两个出问题,你赚的一百贯就没了。若是三个出问题,你就赔本了!”

    “说得一点都没错。”李牧肃然道:“但我要反问国舅,你怎知一百个订单会有J个出问题呢?你觉得可能是三个、甚至三十个、但我觉得在内务府的运作下,出问题的可能X,不会超过两个,甚至一个都没有,那这笔钱是不是我赚了?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这就像是一个赌局,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这个人重一百多斤,九十九斤都长胆儿上了,我就敢G,赔了我活该,不行啊?”

    李世民心道,你这是胆大么?你这是坑人!你刚才说得明白,你可是拿朕的内帑去背书,若是赔了,赔的是朕的钱!李世民心急如焚,却又不好意思开口,不住地给其他人使眼Se,指望有一个人能站出来,把这个事情挑破。

    李牧已经跟长孙无忌刚起来了,其他人谁能愿意趟这浑水。患难之时方见人品,这种时候,还得是魏征。

    一直没吭气的魏征收到李世民递过来的眼神,犹豫了一下,便开口道:“李牧,你说国舅不知会有J个订单出问题,同样你也不知道。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谁也不知道。而你却拿内帑来赌,若是赔了,赔的是陛下的钱。S以为,此事不妥。”

    李牧等得就是这句话,心中窃喜,面上却涨红了脸,怒道:“老魏,你是说我在坑陛下么?我李牧什么时候做过赔本的买卖?大唐保险必日进斗金,我粗算了一下,若是执行得到位,一年纯利J十万贯不在话下。这是我呕心沥血为陛下想出的金点子,是可以早日圆陛下内帑百万盈余的金点子,我为陛下贡献了全部的智慧,岂容你这个外行人指手画脚?你懂个甚!”

    魏征已经被李牧怼习惯了,充耳不闻,自顾道:“老夫没有说你的初衷错,老夫只是在指出风险。若如你所想,自然是好,但若不如你所想,岂不是糟糕?凡事都有意外,你也没法保证意外不会发生。若是让老夫来选,老夫宁愿选择稳妥的办法,哪怕慢一些,也不愿冒险一搏,如今大唐休养生息不是没有时间,还没急到需要赌的份上。”

    “老魏,你就是人老胆儿也小了,不试试,你怎知就不能成功?我李牧不是白给,我说能成就一定能成!”

    李牧当然有信心,在他的前世,随便打开一个app,都能看到推送各种保险的广告。什么人身险,意外险,疾病险,投入九块八都敢保你一万块,投入二百敢保你二十万,百倍的保额,为何保险公司敢有这么大的底气?还不是因为保险这个行业,实在是太暴利了!

    有好事者专门算过,某保险业巨头,它的过去十年财报,盈利率达到了百分之一百零九。说到这有人会奇怪了,百分之一百都不可能,毕竟还要给员工发工资提成,还要赔付出险,多出的百分之九从哪儿来?答案很简单,保险公司聚拢了庞大资金后,买地P,投资房地产,杀入G市收购优质公司G份,兜兜转转下来,就多出来百分之九啦。

    个人是不可能算得过保险公司的百万年薪精算师团队的,任何一个险种,它的费差率和利差率,永远都控制在保险公司手里,保险公司永远稳赚不赔。

    李牧没有精算师,但他这个游戏数据平衡设计师,在大唐就是最好的精算师。内务府若掌控了所有订单贸易,他就有信心让订单的完成率高过百分之九十八,甚至一个出问题的都没有。C作起来也非常简单,若这个订单出问题的可能X很大,就把它拆分了,或者G脆就不做,不就完事了么?

    遵守规则的人,永远也玩不过制定规则的人,这是一条根本X的规则。

    李牧现在就是仗着他超过唐人千年的见识,降维打击欺负人,偏偏满朝君臣还看不破,这种感觉实在是不要太爽。他把事情故意不说得详细,显得风险很大,很不靠谱,这样李世民必然会担忧,只要有个人提出来,他就借坡下驴,保险业顺理成章落入他的手中,成为他的金娃娃,这才是他演这么一大出戏的目的。

    现在,戏已经差不多火候,就看李世民如何选择了。若是他面对风险,仍选择内帑来背书,李牧也没办法,只能是认了。但李牧觉着,以李世民的X格,他百分之九十的可能,还是会下意识地避开风险,因为他实在是太想要万人骑兵了,他还是会很不要脸地,把这个锅丢给自己。

    事实证明,李世民从不让人失望。

    “好了,不要吵了,成何T统!”李世民截断俩人的争吵,道:“李牧,朕以为魏公的话不无道理。大唐不是没有时间,朕也不是没有时间,等得起。保险这个东西,朕不了解,听你说了也不懂。既然你觉得会赚钱,那不如你自己来做,你一年赚的钱,不比内帑少,也能承担得起。朕的内帑,另有他用。”

    要不怎么说是当皇帝的人呢,瞧瞧人家这话说的,你说赚钱你自己做,我的钱有别的用处。顺手就挖了个坑,李牧你不是说保证赚钱么,保证赚钱你就没理由不做,你要是不做,那就是撒谎了,欺君之罪你得担着!

    李牧心中窃喜,表情却是一僵,仿佛没有想到李世民会出这一招似的,呆愣当场。

    瞧着李牧这副样子,更加坚定了君臣心里的想法,保险这个玩意,李牧心里也没底。他就是被B无奈纯忽悠,想蒙混过关。没想到被英明正义的君臣联手戳破,已经彻底没辙了!

    李世民也觉得终于是赢了李牧一把,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心中快意自不必说,若不是顾及皇帝的威严,此时必定已经放声大笑了。

    李牧也想放声大笑,但是这出戏还没演完,他不能笑,还得哭,哭还不能明显,他极力地调整面部肌群,强行把笑改成哭,这样就导致他的表情变成了哭笑不得,他的嘴唇颤抖,哆嗦了好半天,期期艾艾地憋出一句话:“陛下,这是臣呕心沥血为陛下想出的金点子,怎好自己用啊,若是来日赚了钱,臣会不好意思的。”

    “朕岂是见钱眼开之人!”李世民来了痛快劲儿,叫道:“高G去取笔墨来,朕今日白纸黑字立契,三省六部做见证,他日这个什么保险真的赚了如李牧所说那么多钱,朕也分文不取!”

    对喽,就得是这么来!

    李牧眼眶微红,陛下,您太仗义了!

    看到李牧眼眶微红,众人也都暗爽不已:李牧,让你嘚瑟,你活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