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八 还没死过呢吧?

    苍哥我们带着苏子强下山之后,直接就把他的手机给收走了,苏子强的身上一共带了两部手机,一部是智能机,另外一部是个很老款的诺基亚1100,也就是苏子强所说,他跟背后那个人联系用的电话,我翻看了一下这个手机的通话记录,确实像苏子强所说,有很多通话内容,而且大多都是隔三天打一次,不过这种老式手机只要调一下本机时间,就能做出假的通话时间,也不能证明什么,但是苏子强之前并不知道我们来抓他,所以应该不会准备的这么充分,从这一点上来看,我还是更倾向于梁旭光的自杀,真的像是个巧合的。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メ...co

    很快,苍哥我们就再次回到了周平县的跳蚤窝,这次大家又重新换了一个隐蔽一些的旅店,这个旅店是带地下室的,苍哥为了安全,直接付钱把地下室的房间全给包了下来,等进了房间之后,苍哥把苏子强常用的那部手机递给了他:“给你之前那J个手下打电话,问问他们有没有乱说话。”

    “好!”苏子强听完苍哥的话,翻找了一下电话本拨通了号M,同时很懂事的把免提也给打开了。

    “喂,强哥?”电话对面很快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嗯,你们在哪呢?”苏子强开口问了一句。

    “春雨我们J个还在一起呢,你被带走之后,我们就回到了出租屋这里,正准备找关系打听你的情况呢。”男子回应了一句。

    “不用打听了,我没事,已经处理完了。”苏子强回答完男子的话,话锋一转继续问道:“之前咱们在店里动了枪,引起其他店铺的注意了吗?”

    “引起了,你被带走之后,隔壁两个足疗店的老板都过来打听情况,不过当时梅姐已经让我们把地上的血迹都给擦掉了,他对那两个老板说,响声是因为电器短路引发了爆炸,梅姐说,不管是她的生意还是你的身份,都不适合把动静闹大,所以不仅瞒着隔壁店铺的老板,还不让我们打电话报警。”

    听完那个男子的回答,我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没看出来,这个白红梅,还是个心思缜密的人,而苏子强听见这回答,明显也挺满意的:“之前找我的那伙人,是因为咱们做生意抢线的事情来找的我,现在我已经跟他们谈完了,你们记住,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说出去。”

    “明白!”

    “就先这样吧,电话都别关机,等我的消息。”苏子强跟手下通完电话之后,把手机递给了苍哥:“你都听见了吧?”

    “希佑,出去买一些消炎Y和绷带,把他腿上的伤口重新处理一下。”苍哥接过苏子强的手机,又看了一眼他腿上的伤口:“暂时先忍耐一下吧,如果我们证明了你没有撒谎,会给你机会自己去处理伤口的。”

    “像我们这种人,有时候能活命,就算是一种奢求了。”苏子强听见苍哥的话,没有反驳的回应道。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我们这些人就全都在旅店内没怎么出门,到了晚饭的时候大家吃了点外卖,随后就都各自休息了,晚上的时候,我们依旧轮流值夜看守着苏子强,而他白天的时候虽然没什么事,但是晚上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枪伤的缘故,开始发起了低烧,不断地打摆子,弄得我们也折腾了一夜,大家都没有睡好,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苏子强已经脸Se蜡H,整个嘴唇都G了,眼睛也布满了血丝。

    苍哥睡醒之后,看着全身冒冷汗的苏子强:“你们平时跟那些人J易,都选择在什么时段?”

    “什么时间段都有,但普遍是下午居多,因为那些足疗店里上午都没什么客人,他们如果上午去藏东西,很容易就会被甄别出来。”苏子强嗓音沙哑的回答完问题之后,虚弱的看着苍哥:“我昨天带了冰,让我chou一口行吗,否则以我现在的状态,真的很难坚持下去。”

    “希佑,把东西给他。”苍哥看了看苏子强的状态,也没说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这些人又开始了百无聊赖的等待,而苏子强chou完东西之后,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虽然d品这东西对他的身T状态没什么帮助,但是亢奋状态至少能让他忘记疼痛,只是等这G劲过去之后,他会比现在难受无数倍。

    到了中午十二点左右,被苍哥放在茶J上的那个诺基亚手机,忽然想起了一阵急促的铃声,看着打在手机上的陌生号M,苍哥一下子坐直了身T,拿起手机在苏子强身边比划了一下:“是这个号M吗?”

    “我不确定这个号M是不是,但是我的号M只有他知道,所以八成就是他无疑了。”

    “接电话吧,你知道该怎么说。”苍哥听见苏子强的回答, 直接把手机递给了他。

    “呼!”

    苏子强拿着手机,做了个深呼吸之后,按下了接听键:“喂?”

    “右数第二家,莺莺足道,二楼挨着卫生间的房间。”电话那端,一个陌生的男声传了出来。

    “明白!”苏子强应了一声:“还是H金J易?”

    “对,把货准备好,两个小时之后,我给你送货地址。”话音落,电话那端的人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苏子强跟那个男子通完电话之后,又开始给自己的手下打电话,通知他们过去拿东西,趁着苏子强打电话的空当,苍哥看着身边的我:“电话里的那个声音,你熟悉吗?”

    我摇了摇头:“听不出来,应该不像是我接触过的人。”

    苍哥听完我的回答,看着正在打电话的苏子强:“平时跟你联络的,也都是刚才这个人吗?”

    “没错。”苏子强点了下头:“听起来,声音都是一个人。”

    “好,准备吧。”苍哥问完苏子强之后,看着旁边的大.雀和希佑我们:“一会行动之后,小番留在这里看守苏子强,剩下的人跟我出发,去送货地点。”

    “苍哥,咱们这次来的人本来就不多,要不然,就让我跟你们一起去吧。”小番听见苍哥让他留下,有些不放心的开口。

    “没事,苏子强既然跟对方已经合作这么久了,那么对方派去取H金的人,应该不会太多,我们四个足够了。”苍哥摆手打断了小番,继续看着苏子强:“你们平时送H金的袋子,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没有,就是金店那种普通的袋子。”苏子强随即回应了一句。

    ……

    下午三点,周平县城区,第三小学门口。

    ‘吱嘎!’

    希佑踩下刹车,把车停在小学门口以后,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院内:“这伙人选的地址挺他妈奇怪啊,好端端的,怎么跑到学校里来了呢?”

    “现在学校里正在放假,也没有孩子上学,而且C场这种地方比较空旷,对方监视起咱们来,也会比较容易。”苍哥话音落,看了我一眼:“你去?”

    “可以。”听完苍哥的话,我直接推门下车,手里攥着一个塑料袋,顺着敞开一条缝隙的大门走进了学校内,径直向C场边缘的领C台走了过去,随后拿起一块石头,把手里的塑料袋压在了旁边的C丛里,我这个塑料袋里面,装的都是那种在饰品店买的假金链子,摸起来有分量,看起来也像真的,售价十块钱一条。

    我把手里的东西藏完之后,也没做停留,直接走出了学校,而且没回车里,而是向前面的一条小巷走了过去,这条小巷的位置,刚好能够避开周围所有高层建筑的监视点,所以我躲在这里,在周围监视的人是很难发现我的,进了巷子之后,我随意坐在了一户人家门口的石头上,开始chou着烟盯住了苍哥他们停车的方向。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苍哥他们那台车的车门忽然就被推开了,接着苍哥、希佑和大.麻雀三个人,全都速度很快的向学校的院子里面跑了过去,看见他们动身,我也加快脚步冲出了院子,我所在的这条小巷,距离苍哥他们停车的位置差不多有十五米,等我跑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苍哥他们三个已经跑出去了很远,此刻在C场正中间的位置,也有一个人正在撒腿向着院墙方向一路狂奔,双脚蹬在沙子地山,都跑冒烟了,我再一看那个人手里,拿的正是我之前藏起来的那个塑料袋,看见这一幕,我掏出后腰的手枪,也开始对着他的那个方向穷追不舍。

    ‘踏踏踏!’

    我跟在那个人的后面,很快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等我距离那个人有二十J米的时候,他已经跑到了院墙边上,这个学校的院墙边缘,种着很多柳树,那个人借着助跑的力量,蹬着柳树往起窜了一下,像是一只灵活的松鼠一样,直接单手攀住了墙头。

    ‘砰砰砰!’

    苍哥看见这个人的动作,抬起手对着墙头的方向,甩手就是三枪,崩的砂石四溅,那个人也‘咕咚’一下又从墙上跳了下来,拽出后腰的手枪,躲在树后面就开始对着苍哥他们那边搂火,面对宣泄出去的子弹,苍哥他们也没敢Y上,全都蹲在了前面的一个石壁后面,而此刻我冲过来的方向,跟这个青年之间刚好隔了J棵树,此时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苍哥他们那边,根本没注意到我,趁着他和苍哥他们驳火的空当,我直接就窜到了他的身后,对着他的后脑‘嘭’的就是一枪把子。

    ‘咕咚!’

    青年挨了我这一下,直接趴在了地上,骂了一句“艹你妈”之后,转身就要开枪。

    “别动!”在青年转身的瞬间,我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背上,用枪抵住了他的后脑:“你长这么大,还没死过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