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嚎哭

    “不用。『→お看免費連載小説閲讀c.k.a.n..e.co”J乎是瞬间,辛夷就打断了他。

    她大概能猜到,寻她的人是谁,她却毫无犹豫地,不想再见他。

    他的面容依然在脑海里清晰,而且愈发清晰,每一寸肌肤每一缕发梢甚至愈发清晰,她不敢忘,那林子里的血这一场棋局的负,她都B着自己不能忘。

    要牢牢地记着,最后只剩下了自己的也要记着,哪怕如今活成个废人失去一切三年后他无论贵为什么的也要记着。

    记着什么呢?

    辛夷暂时想不出来那个词。

    只是心里空落落的,那么绝美的容颜像褪Se了般,变H,变白,变得丑陋,浑身的痛和肌骨里的血,成了唯一的Se彩。

    ……

    如今,你我之间唯一的联系,那个词叫什么呢?

    她想不出来,再多想多点,就痛,伤口也痛脑袋也痛,痛得,要作呕。

    ……

    见nv子长久沉默,常蓦光也沉默,他最后确认了一遍所有木件完备,便要起身去收拾木刨子,忽听得门外一声骇人的吼叫。

    是野兽的吼叫。

    辛夷一唬,缓过神来,打小长在长安见过最大的动物就是马的她,在看到栅栏和门被一头吊睛白额大虫撞开,不由Se变。

    一头四个壮汉大小mao发威凛的大虫,锋利的爪子瞬间劈开木门,稀里哗啦,冲着屋内的两人咆哮,震得梁上茅C根簌簌往下掉。

    猛地,空气一声锐响,一把细长的刀掷来,划过一道漂亮的银线,旋即伴随着一道身影跳落,那银线就斩向了大虫,再一转眼,后者齐腰就断成了两截。

    前后不过瞬间。整套动作行云流水,熟练而又优美,刀锋快得没沾血,辛夷的惊呼和佩F都哑在了喉咙里。

    屋内重新恢复了寂静。除了大虫栽倒在地,震得土尘飞扬。

    常蓦光上前来,从地里拔出刀,扯过一张布擦G净,又看了看占了满屋子的大虫尸T,略一沉Y,蹲下来,J道银线飞划,迅速地便将这庞然大物卸开。

    一张虎P扔进溪里,打算洗来作什么,J块R剔下来,抛到天上去喂鸦鹫,骨头也根根没L费,用稻C捆起来,似乎要卖。

    不过瞬间,从击杀到处理,没有一丝凝滞,那男子甚至脸Se都未变,始终平静得近乎冷漠。

    最后,他唯一的表情,便是看了看被血污了的屋内泥地,微微蹙眉:“脏了。”

    杀只大虫像杀蚂蚁,大卸八块像宰J。末了,只关心的屋里地脏了。

    饶是见过大风大L的辛夷,也不禁挑了挑眉梢,不自觉把四轮车往后退了一步:“那个,这也得谢谢你……不然我一个废人,铁定教这大虫吃了……”

    “你掉下来,砸坏了我的机关。”常蓦光回头看了她一眼,目光里有一丝寒。

    辛夷陡然意识到,这男的在不满自己。

    似乎是自己坠崖,砸坏了他护家护院的什么机关,才放了这些老林子里的大虫闯进来,毕竟深山幽壑里,更多的是这些猛兽的天下。

    辛夷讪讪,缓了两分语调:“那……我赔个不是?有什么我可以帮的,帮你修那些机关……我虽然不会木工活儿,但打小看了不少书……”

    辛夷的话又断了。

    一来她多说字牵得内伤疼,二来常蓦光根本没理她,自顾提了溪水清洗了地面,拿了一堆木刨子铁橛子,似乎修机关去了。

    吱呀。木栅栏关上,一句话都没说完的时间,C庐里就恢复了安静。

    辛夷独自坐在个四轮车上,午后的日光把她的身影拉长,四周只听得鸟叫,老林子有兽鸣,没有其他的人声,最多的则是屋外的溪水声。

    整个世界放佛就剩下了她一个人。

    爹爹和辛芷生死不明,做最坏的打算,真的,就只剩她一人了。

    林子间二十六具尸T不知有没有人收殓,青C覆盖上去,那些至亲至忠的笑容,是不是已经落满了鸟屎。

    不过J日,她就好像死了一回,如今捡回来这条命,她只觉得蚀骨的孤独。

    为什么,就她好好的活着,金钱样的日光洒了她满身,溪水潺潺,在屋外淌过白石,为什么,他们就留下了她一个人呢。

    没有人对她笑,六姑娘(丫头),我们送你一程。

    她到了这儿,而那些人,不会跟她来了,永远不会。

    ……

    举起这把刀的,是他。

    李景霄。

    ……

    心底无声喊出这三个字,孽债似的一个名字,辛夷忽的就放声大哭起来。

    没有任何征兆的,也没有任何掩饰的,她就那么嚎啕大哭起来,像个婴儿,哭得什么都不管不顾。

    嗓子是哑的,哭声很难听,涕泗横流,哭相也难看,肌骨内里的伤开始爆发剧痛,痛得她眼冒金花,喉咙里一汩汩腥味。

    她觉得自己不正常了。

    莫名地就能哭成个疯婆子。

    但她脑海里一P空白,白昼里也噩梦缠身,间或想到那个人的名字,她就浑身骨头像蚂蚁钻的疼。

    似乎非要把心肺都哭呕出来,才能好受些。

    噗,一大口血沫喷出。

    旋即,辛夷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李景霄。

    李景霄。

    李景霄。

    ……

    朦胧中,辛夷似乎看到了他,他坐在鎏着蛟蟒的王座上,一身缃Se的衫子是最接近于明H的Se泽,炽盛如日光,熊熊燃烧起来。

    灼瞎了她的眼。

    好痛。

    ……

    辛夷朦胧中睁开眼睛,原来那缃袍的火只是烛火,睁眼还是那个C庐,案上一盏烛灯,HSe的光微微晃。

    她浑身虚弱更甚了,腑脏里的痛都传到太YX了,眼前一会儿发黑,一会儿烛光H,依稀见得案前是那叫常蓦光的男子。

    不是梦。一切都如此发生着,而她,确实活下来了。

    察觉到nv子醒来,常蓦光看了她一眼,走过来端了一碗Y,扶起辛夷的头,也不管什么轻手轻脚,二指掰开辛夷的嘴就往里灌。

    灌,像灌猪尿泡那样灌下去的。

    辛夷根本无力反抗,好不容易强塞下去,得了自由,只剩猛烈咳嗽,Y的奇苦和肺腑的伤痛混在一块,真让她怀疑这男子不是治伤,而是让她伤势加重的。

    但说来也怪,这Y喝下去,虚得发空的肺腑就生起了一G精神劲儿,热流舒F地往四肢淌。

    辛夷愣了一下,呢喃道:“你……很懂岐H之术?”

    常蓦光没回答,放了Y碗,回到案前,双手在个瓷缸子里搅,酱料和JR的腥香味传出来,似乎在准备晚饭。

    辛夷探头一瞧,见过长安富丽的她,顷刻就猜了出来,这晚饭是什么:“富贵J?”

    将J杀死后去掉内脏,带mao涂上H泥、柴C,置火中煨烤,待泥GJ熟,剥去泥壳,Jmao也随泥壳脱去,JR鲜美无比,据说作法来源于个叫花子,长安人好富贵,多雅称“富贵J”(注1)。

    注释

    1.富贵J:也就是叫花J啦。相传当年乾隆皇帝微F出访江南,不小心流落荒野。有一个叫花子看他可怜,便把自认为美食的“叫化J”送给他吃。乾隆困饿J加,自然觉得这J异常好吃。吃毕,便问其名,叫花子不好意思说这J叫“叫花J”,就胡吹这J叫“富贵J”。乾隆对这J赞不绝口。叫花子事后才知道这个流L汉就是当今皇上。这“叫花J”也因为皇上的金口一开,成了“富贵J”。(来源: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