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 追兵

    不过这时候,一个苗nv急匆匆的走过来,看容貌竟然跟阿奴有*分神似,只是身姿更加丰腴些许,不禁恶趣味的呼喊道:“阿奴~”

    “欸?是在喊我吗?”

    这nv子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一番,随即轻笑道:“嘿哟~我叫做阿蛮~阿奴是你的相好吗?那可是真的巧~跟我才满三岁的nv儿一样~”

    楚其琛哈哈一笑:“哈哈~那我是不是该提前称呼你一声丈母娘了?”

    这个叫做阿蛮的白苗nv子白了他一眼,嘴角含笑道:“啐~好个油嘴滑舌的汉家哥哥~跑到城外跟情MMS会,还来占奴家的便宜~小心被人逮住小命不保了~”

    “呵呵,没有三斤三,怎敢上梁山,就是让姑娘担心了~”

    “呸~谁担心你了,可别自作多情,小心赏你一窝毒蜂~”

    阿蛮啐了他一口,便听到有一阵呼喊声,随即连忙道:“前面有人来了,你自己小心点,可别在城外逗留了~”

    说完她便甩甩手连忙离开,一溜烟的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co

    楚其琛也没有在意,只是低声轻笑着道:“南蛮王年轻时候,模样还是挺正的嘛~”

    不过还来不及多想,前边便传来阵阵呼喊声,也当即脚下一点往前飞跃而去。

    身边没了李逍遥他们,却是感觉一阵轻松自在呢!

    不过数个呼吸之后,他便来到发出发出喊杀声的所在,便看到一群黑苗族的高手追着一个环抱着小nv孩的F人,只是被那F人不是扔出爆炸蛊阻拦才没有被立即追上。

    不过她抱着一个小nv孩总归是行动不便,很快便被这些黑苗人团团围住。

    “嗬~嗬~,说吧,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竟然敢追杀公主殿下!”

    这F人夫人喘着粗气,目光紧紧盯着这些渐渐围过来的黑苗人。

    为首那个手持长刀的黑苗大汉上前朗声道:“奉教主之命,凡是王后的同党,一律格杀勿论!”

    F人冷笑一声:“哼!简直荒谬!你们眼中就只有那个所谓的教主,还有巫王的存在吗!竟然连公主殿下也不放过!”

    这个黑苗大汉狞笑道:“此时乃是教主奉巫王陛下的旨意,制裁你们这群妖言H众的妖nv拯救黑苗一族!”

    “呸!你们那个狗P教主才是妖孽!你们竟然不相信慈悲为怀的巫后娘娘,倒是相信那个看样子就知道不是好人的老魔头的鬼话!也是不长脑子的蠢货!”

    这些黑苗人听到后顿时一阵羞怒,当即恶狠狠的挥舞武器:“哼,竟然侮辱教主!兄弟们上,砍下这泼F的头去见教主!”

    “欸~真是的,一群大男人一起来欺负弱小,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哪个混蛋敢管爷爷的事...噗~~~”

    这些黑苗人闻言不禁恼怒的转过头来,还没等他们看清楚来人是谁,已经纷纷被凌空剑气贯穿身躯,当即身T一软倒在地面上。

    “这...这位公子,谢谢你替我解围了。”

    这F人看到眼前这汉族F饰的男子J个呼吸间便已经解决追兵,心中不禁一紧,将手中抱着的小公主不禁稍稍用力抱紧了,但还是连忙表示感谢。

    看着她怀中十年前的赵灵儿,已经是看得出乃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长得霎是可ai,一双大眼睛偷偷的的看着他,似乎对这突然出现的大哥哥充满了好奇。

    而抱着她的自然是那姥姥了,只是比起十年之后那衰老且肥胖的模样,现在依然满头黑发,身形也没有走样,想来是这十年中忧虑过甚。

    楚其琛拱了拱手:“区区小事,不足挂齿,不知道他们缘何要追杀两位?”

    “哼!还不是那妖人教主的蛊H!”

    F人冷哼一声,不过也不愿多说,只是嘱咐道:“这位公子,你身穿汉人F饰,又杀了这J个拜月教的教徒,你还是赶紧想办法离开吧,不让你恐怕会有危险。”

    “呵呵,在下心中有数,劳烦提醒了。”

    F人见他这样子,也没有继续多说,只是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带着公主离开了,你自己保重!”

    这时候,一声凤鸣响起,便看到一只金翅从天而降落到她们面前,甚至还主动的蹲下,让这F人爬上去坐到背上。

    “...嘟儿,走吧!”

    等她们坐好了,背上的F人拍了拍她的脖子,这金翅便又啼叫一声拍打着翅膀飞起来,径直往东边飞去。

    “可恶!别跑!”

    她们才刚飞走不远,后便便又追来十J个追兵,还有的手中拿着弓箭瞄准S击。

    不过他们的弓箭还远远够不上已经飞远了的金翅,远远的就已经掉落下来,只能狠狠的直咒骂。

    这时候,他们也发现了还没离开的楚其琛,以及他脚边不远处的J个黑苗高手的尸T,登时将弓箭长枪大刀都对准他。

    “这汉狗一定是这婆娘的同伙,上,把他抓了去见巫王!”

    楚其琛稍稍一皱眉,随即淡淡道:“真是无趣的家伙,既然你们Y是要下地府,那我也只好成全你们了。”

    “可恶!给我S...啊啊啊!”

    一阵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过后,这荒山野岭又恢复了平静。

    “哼。”

    瞥了一眼地面上横七竖八倒下的尸骸,楚其琛手捏符决,当即将身形隐去,以免暴露行踪,随即脚踏飞剑往不远处依然依稀可见的南诏城而去。

    至于为什么要成为依稀可见,那是因为这南诏城已经完全变成一P泽国,整座城浸泡在洪水之中,仅剩下那屋顶还露出水面,一群群灾民躲在屋顶上瑟瑟发抖,却压根没什么人来拯救他们。

    毕竟面对此等洪灾,即便是到了二十世纪都未必有能力抵抗,或者说能够迅速处置,以现在十世纪的生产力条件,又能奈之如何呢!

    分何况这不仅仅是天灾,而且还是*!

    楚其琛飞在天空中,看着下方的场景,心中却是毫无波动,他可没办法救得了这么多人。

    他盘旋一会后,随即在城内最高处的那皇宫外降落下来,却是看到一大群黑苗士兵聚集在宫门外纷纷嚷嚷的大叫。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