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狠辣的基因

    “诶?”

    “肖夫人姓姚!”

    林衍用啼笑皆非的眼神看着一脸激愤的赵慎三,心情同样的啼笑皆非:“你不是要告诉我,肖夫人这个姚,就是跟我有仇的姚家兄弟那个姚吧?如果是真的,赵书记的耳目可够灵通的,我的事情,可不是您靠级别就能随随便便打听到的哦!”

    赵慎三囧囧有神的看着林衍,小心机被无情拆穿的尴尬,也让他瞬间领悟了,此林衍早已非彼林衍,这个人已经不是前J年听到白少帆对秦少伟的委托,就一腔热血跑去提醒自己的热血青年了。Δ』. .co

    时移世易,武宣大哥说的果然不错,林衍,早就脱胎换骨,蜕变成一个不能轻易算计到的大鳄了!

    赵慎三的情商早就高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被拆穿就索X摆出无赖嘴脸,苦笑着说道:“是,我的确心机不纯,想挑拨一下,勾起你跟我的同仇敌忾,用你拥有的非官方力量,早一点替丹凤报仇雪恨!

    林衍,当着真人不说假话,我有个生死之J,也是在国安神秘部门工作的,他叫武宣,是他告诉我你非常厉害,虽然没说到底怎么个非常厉害法,却是五T投地的那种佩F,我就是因为这个,才起了利用你的小心思的。”

    “武宣?”林衍一下子恍然大悟,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奇怪了,因为,鹰组087的真实姓名,正是武宣。

    在某国执行那项超乎科学的任务时,其他人都是听说,唯有087,是亲眼目睹,眼睁睁看着一个被塞进炉子烧了一下的尸T,怎么被林衍扎一撮针就复活的,这何止是五T投地的佩F,简直是敬若神明,抑或是畏若鬼魅。

    对华夏人而言,法律尚不外乎人情,更何况纪律,武宣对林衍无论是敬,还是畏,都足以让武宣对生死兄弟赵慎三稍微透露一点林衍的神奇,以便赵慎三未雨绸缪,得到林衍这个庞大的助力。

    要获得助力,最恰当最自然的方法,当然是假作不知道林衍的神奇,还依照之前对待普通人林衍的态度,恰到好处的做出照顾林衍的事情来,虽然林衍根本不需要这种照顾,但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这可就是雪中送炭之举,最能获得真挚友情的方法了。

    而赵慎三在挑拨被拆穿后,坦诚说出了一切,反而让林衍刚刚萌生的那一丝不满成功消除了,人有心机不可怕,只要这份心机的前提是“善”。

    赵慎三能够对一个nv人的死如此痛苦愤慨,并毫不犹豫的利用自己能动用的最大底牌,去替一个死去的nv人报仇雪恨,完全不思考这个底牌如果留着,关键时刻,能够给他换来更大更显赫的利益,他这个人就是个值得结J的人。

    赵慎三看林衍重复了一下武宣的名字,就含笑不语,有点急眼的说道:“欸,你这人,我都坦诚相告了,你可不能不依不饶啊!还有,武大哥提醒我你的特殊,是为了让我早一点结J你,为自己准备一个……”

    林衍翻个白眼接着说道:“准备一个杀手锏对吧?赵大哥,你可真够狡猾的,用坦诚来掩盖你的不良用心。

    罢了罢了,谁让我林衍J友不慎,在寒微之时就认了你这个兄长呢,就算是我年少轻狂,遇人不淑吧。

    准你不仁,我不能不义,否则我不就成了得志便猖狂的中山狼了吗?我他妈上哪说理去!”

    赵慎三先是一愣,很快就畅快的大笑起来,拍着林衍的肩膀说道:“对啊对啊,谁让你是弟弟呢,你还真没地儿说理去!哈哈哈!”

    这么一番笑,两人之间的尴尬就没有了,林衍对于姚家还真是恶心到了骨子里,认真的问道:“马丹凤那个情哥哥到底怎么回事?她的死真跟姚家有关系吗?”

    赵慎三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旧时,很感慨的样子,长吁短叹一阵子方才说道:“有时候,基因这东西不得不承认,是非常强大的!姚家人无论男nv,一个个心智坚毅到变T的地步,肖冠佳,也就是马丹凤青梅竹马的暗恋情人,娶了姚静波的亲MM。

    姚静波的亲MM叫姚静琳,可不是善茬,16岁就能设计出天衣无缝的杀局,弄死了父亲的情人,但现场根本没有丝毫她杀人的证据,按照自杀结了案。

    姚静琳回到内地,嫁给了倒霉蛋肖冠佳,却跟当时魔都的高阶G部勾搭在一起,跟情人一道,又设计了一个精密无比的连环计,把父亲情人生的同父异母MM,肖冠佳一打尽,为此不惜连亲闺nv都利用,真真把心狠手辣诠释到了极致。”

    这件奇案林衍还真知道,当时因为这个案子,卷进去多名骇人听闻的高阶领导,曾经人人皆知,就说道:“5.16?姚静琳就是那个蛇蝎nv人冯琳?”(5.*案精彩绝L,参看旧作《贴身男秘》,作者其他作品里就有。)

    赵慎三愤慨点头:“对,正是这个蛇蝎nv人,利用亲nv儿微博炫富,引发对肖冠佳的调查,最终看纸包不住火了,亲自上阵,安排人谋杀了亲夫!”

    林衍问道:“那么,这个马丹凤跟肖冠佳的关系,姚静琳知道吗?”

    赵慎三说道:“当然是知道的!”说到这里,他古怪的盯着林衍:“这里面,还有个你的老相识起了很大作用,那就是你亲ai的玉桃姐哦!”

    林衍并不避讳跟吴玉桃的关系,却直截了当的说道:“我知道玉桃姐跟马丹凤情同姐M,你之前说过马丹凤曾经在省接待办的时候被男人盯上,那一定是玉桃姐帮她解脱的吧?”

    赵慎三说道:“啧!看来你能获得碧桃花的亲情还真不是偶然的,就她那种妖艳放L的表象,极少有人能如此肯定她的为人。

    的确,当时副省林茂天盯上了马丹凤,是吴玉桃带了手下培养的nv子替下了马丹凤。但马丹凤能被林茂天盯上,却是姚静琳拜托兄长姚静旭做的文章。”

    林衍冷笑:“这姚家还真是把h省当成自家敛财的自留地了,哪哪儿都有他们,我记得在逍遥仙段婷婷的沙龙里,就看到过姚家兄弟的身影,真他妈Y魂不散。”

    赵慎三暗暗心喜,看起来,武宣大哥的绝密信息准确无误,林衍的确是跟姚家有死仇,丹凤的死牵扯到白少帆,那可就是自己无法cha手的困局!

    但林衍不一样啊,这个人身份神秘,能力更神秘,只要林衍想查,肯定可以事半功倍,让丹凤不落一个死的不明不白的悲惨结局。

    “林衍,我刚刚提到肖冠佳的前Q是姚静琳,固然有引起你同仇敌忾的用意,但事实上,丹凤的死,恐怕真的跟姚家脱不了关系。”

    林衍听赵慎三这么说,认真的盯着他问道:“你详细说说看。”

    赵慎三却很迟疑,仿佛在克F心理压力,林衍也不C促,没多久,赵慎三终于一咬牙说道:“你不了解丹凤,所以,你看那些视频只是她跟白少帆争执,我却分辨出了她口型,能有六七分把握,她喊了一句话……”

    林衍是个行动派,马上拖过电脑,把鼠标递给赵慎三,赵慎三飞快的快进到某一个画面,让林衍一起仔细分辨,正是马丹凤最激动的时候,恰好光束在她脸上,能清晰地看到她流着泪激动万分的吼了一句话。

    “冠佳哥哥都死了姚家还想怎么样?”

    以上这句话,是赵慎三跟林衍异口同声慢慢说出来的,足以说明,马丹凤的口型非常清晰。

    说完话,两人对视一眼,林衍说道:“没错,她是喊的这句话!”

    赵慎三说道:“林衍,5.16案件,是我担纲调查的,详情我最了解,当时的确查到有白少帆跟姚家合作参与的证据,但仅限于生意往来,经过专案组讨论,鉴于白少帆的特殊身份,把这一部分淡化掉了。”

    林衍瞟一眼赵慎三说道:“理解!地方保护嘛!看,当时一念之仁,养虎为患了吧?大约是肖冠佳留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给马丹凤,这证据又能成功把白少帆牵扯进去,这崽急了,B死马丹凤杀人灭口呢。”

    赵慎三:“……”您都说了,我就不用再分析了呗。

    林衍平常并不chou烟,却抓去桌子上的香烟,chou了两根出来扔给赵慎三一支,自己点燃一支,吐出一口白烟后,缓缓说道:“原本,我是不相信这个nv人的死跟我会真有关系的,这会子,我倒是信了。”

    赵慎三提起姚静琳,单纯是想引起林衍对这个案子的厌恶,想促使林衍参与调查,其实他笃信跟林衍毫无关系的,毕竟无论是马丹凤还是白少帆,都跟林衍无冤无仇。

    听林衍主动这么说,赵慎三就被刚chou了口烟呛到了,咳嗽一阵后惊讶的问道:“此话怎讲?”

    林衍冷冷说道:“因为我把姚静波B急了,这G蛋眼看自身难保,就想拉个同盟,那白少帆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为了求生肯定会极力反抗。

    到时候白少帆反抗成功了皆大欢喜,反抗就算不成功,能拉个垫背的一起死,对姚静波也没丝毫坏处。

    马丹凤手里,恐怕真有了不得的东西,这东西姚静波知道马丹凤有,告诉了白少帆,这二世祖就出手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