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袁通瞳孔微微一缩,身为一个长期做白案面食类的大师傅,他自认别的也许不算顶尖,在拉面上面却绝对炉火纯青。

    “李师旷”居然选择他最擅长的领域跟他比,不是托大,就是对自己非常有信心。以“李师旷”刚才慎重的态度看起来,绝不是狂妄自大之人。

    但事到临头,袁通也没有退让反悔的念头,反而大笑一声:“好!如此我老人家就占个便宜了。”

    一团面团被揪成两个,袁通和顾闻各自占据一个案板,拿起其中一团。

    两人开始将各自的面团反复捣、揉、抻、摔,然后面团拉成椭圆条形,再握住条状面团的两端,抬起在案板上用力摔打拉长。

    两个人动作虽有差异,步骤却是雷同。

    只听砰砰闷响声中,面条被拉长到一臂来长,然后两人同时将两端对折,继续握住两端摔打,如此反复三十六次,顺筋已成。

    两人仍然将面团搓成长条,揪下鸽蛋粗、筷子长的一条面节,搓成圆条状。

    面条算是溜好了。两人同时将将溜好的面条放在案板上,撒上清油。这之前看不出高低,胜负就在接下来的拉面比拼了。

    拉面可以拉成粗、二细、三细、细、mao细五等。顾闻和袁通既然要比拼拉面,自然是奔着mao细去了。

    只见袁通拿起一条面节,双手握两端,两臂用力匀速向外抻拉至于齐臂长,然后两头对折,两头同时放在左手指缝内。

    另一只手的中指朝下勾住另一端,手心上翻,将面条扭成绞索状,同时两手往两边抻拉。面条拉长后,再把右手勾住的一端套在左手指上,右手继续勾住另一端抻拉,这就是一扣。

    袁通抻拉时速度快如闪电,不到五秒便拉至10扣,这时面条已细如小号绣花针.

    双手上下微微抖动,袁通再一次对折抻拉,再拉开时,面细如丝,根根不乱,正是11扣mao细。比较好的拉面师傅,到11扣已经是顶尖了。

    袁通自然不止这点手段,只见他手腕一绕,左手牵丝,右手再次拉开,12折、13折、14折,这时面线已经如同蚕丝般粗细,似乎风一吹就要断绝。

    但是在袁通手上,一窝丝线光滑柔韧,却是一根不断。

    这时袁通轻轻舒了一口气,平常他也多是练到13折,这次在强敌的压力下,突破到14折而不断,已经是超水平发挥。

    袁通连大气都不敢出猛了,怕吹毁自己的杰作。这才微微侧头,查看“李师旷”的手段。

    只见“李师旷”手速并不快,现在才拉到8折。

    袁通的心放下了大半,拉面就是一个快字,越是慢难度越大。以“李师旷”拉面的速度,在白案师傅里算得上好手,却算不上顶尖。

    顾闻却是不紧不慢,每个动作中手腕手指伸得笔直。如果凑近了仔细看,顾闻的手腕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微微震颤。振幅并不大,却让拉长的面条上也极其细微地前后抖动。

    9折,10折,11折…

    15秒时,顾闻也拉出了mao细。但是他的动作还是不紧不慢,J乎以恒定的速度继续往下拉伸。

    12折,13折…

    面条虽然看起来随时就要崩断,却依然完好无损。

    袁通的心又紧张起来:“李师旷可能超过13折吗?”

    然而顾闻的左手一cha,右手一勾,像孔雀开屏般再次拉开。

    14折

    “打平了!”袁通心中有些苦涩:

    “我苦练了三十年的手法,才勉强拉到14折。这个李师旷年纪看起来不过17,8岁,就已经能跟我打平,再过J年我还是他的对手吗?”

    “打平吗?这样可不够啊。”顾闻微微一笑。

    “偷梁换柱”发动,59级顶尖厨艺大师的气势陡然升起。

    “原来李师旷还掩藏了实力,他的等级比我要高出一大截。小小年纪,这是怎么练的?还让不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活了?”这一瞬间,袁通心中一P冰凉。

    顾闻再次合拢面丝,这时蚕丝般纤细的面丝像轻纱般飘摇。顾闻叉掌翻腕引手。

    15折!

    袁通低下了头:“我输了。”

    顾闻笑道:“承让了。其实袁师傅也不算输,拉到这个程度,拉面已经没法正常食用。这已经不是厨艺,而是食玩了。”

    袁通却摇头道:“输了就是输了,好的手法,虽然未必在拉面上有用,却可以在其他菜式里表现更佳。”

    “李大师傅也不用客套,要我G什么?直说吧。”

    “好!”顾闻也不矫情:“我是想请袁师傅担任宏祥技术专科学校生活辅助系的客座教授,不知道袁师傅可否答应?”

    苦笑一声,袁通道:“愿赌F输,当个客座教授我是没问题。但是有你李大师傅在,又何必需要我来献丑呢?”

    顾闻笑道:“我李师旷还是一年级的新生,怎么可能当老师?我的志向是不断发明新的菜式,弘扬饮食文化。也没事间去教人。”

    袁通点头道:“好吧。难怪李大师傅年纪轻轻,厨艺就到了我望尘莫及的程度,原来是志向和心X有别,境界不同啊。”

    “这个客座教授要做些什么事情,要J时去报道,跟我先说一下吧。”

    顾闻道:“客座教授,没有严格的作息安排,只需要不定期给学生们上个大课就行了。”

    “至于报道时间嘛,我最近发明了一套菜谱,准备后天在宏祥学校广场上公开发布一下。袁大师傅如果有兴趣,后天上午过来搭把手如何?”

    袁通将大拇指高高竖起:“厉害!我晋升厨艺大师二十年,才发明了两三个小菜。李大师傅居然已经发明出整套的菜谱了。妖孽才果然不是我等能够想象的。”

    “您捧了!”顾闻笑咪咪拱了拱手。

    ****

    目标达成,顾闻闲聊了两句即告辞而去。

    袁通呆立半晌,忽然到碗柜中找了两只大土碗,将顾闻和自己拉出来的15,14折两套超级mao细拉面装上。又取出两只寒冰符,将两碗生面用冰封住。放进冷藏法器之中。

    看着两碗犹如浮云轻纱的拉面,袁通忽然呵呵一笑:

    “有意思,不知道李师旷这个妖孽发明菜谱有J样菜式。既然能称得上一套,那至少是四样,甚至是八样了。”

    “这可是厨艺界的大事,可惜时间太紧,只好通知一下附近的同道了。”

    像袁通这样的厨艺大师,虽然很低调地窝在一间小面馆,却自然有自己的圈子。

    这个圈子里厨艺大师不在少数,就算没有晋级厨艺大师的,大多数不是名楼掌勺,就是大宗族的厨师长。

    袁通拿出通讯法器,开始一个个的联系老朋友:

    “卫三刀,后天下午记得去宏祥技术专科学校,有大惊喜啊。”

    “袁老面,什么大惊喜啊?G什么要去宏祥?难道丁汝才那个小家伙又发明了什么黑暗料理?”

    “月饼炒辣椒、红烧猪****、C莓炒鱼丸、甘蔗炒排骨、大蘑菇炒小蘑菇、还是橘子H瓜洋葱J蛋炸鱼香蕉小番茄?”

    宏祥技术专科学院的厨艺教授丁汝才,厨艺天分不错,可惜最喜欢隔三差五创新出一些雷死人的新菜,所以等级停在25级,老是升不上去。

    在厨艺界的圈子里,“黑暗怪厨”的名头很是响亮,只是大家都是当笑话来看。

    袁通道:“小丁最近到处跑招新生,没时间发明。这回可是个牛人,我都不是对手。”

    “你输掉了?不过也难怪,你袁老面严重偏科。白案可以挑翻一群,红案却连小厨子水平都不如。输掉难免。”

    “靠,你卫三刀还不是只有刀工还凑活,估计跟人家提鞋都不配。我可是输在拉面上。拉面啊?反正你要是不来,就等着后悔吧。”

    “拉面你都能输?什么人这么牛啊?不行,我绝对准时到。哎,我还要通知一下王年糕、陈麻婆他们J个。先下了啊。”

    袁通又连上了另一个通讯号:

    “关小骨,后天下午记得去宏祥技术专科学校,有大惊喜啊。”

    ……

    一时间,临海城附近千里,很多著名的酒楼宣布装修歇业,小半的豪门大族厨师长请假探亲,连一些收山已久的厨艺界名宿也从自己的安乐椅上爬起来往临海城赶。

    厨艺界的大地震并没有让顾闻有所知觉,他现在正面临一个头疼的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