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佣兵联盟的实力有些出乎顾闻的意料。虽然有“三花聚顶”天赋和最后的逃生法宝“回城石”,顾闻的安全并没有多大的保障。

    毕竟常态下,顾闻只是一个240多级的小地仙。一旦在意外情况下被强手突袭,顾闻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另一方面,凤无双暂时离开自己,加入佣兵团寻求快速突破,但她的去向自然逃不过佣兵联盟的掌控,这也是自己的软肋。

    但是顾闻现在还不能离开须渊星系。项明月在仙界的家族势力强得有些出乎意料,如果按价格估算,至少都是仙尊神王这个级别的高手。

    按说一个客F小二,或者说智囊人偶,必然清楚哪些信息是容易被旁敲侧击,会加以回避。但显然这个消息,应该是文元有意透露出来的。

    凭着这些线索,顾闻有很大机会在蒙未星的书屋里找到蛛丝马迹。然而这必然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也许这也正是佣兵联盟的缓兵之计。

    顾闻仔细考虑了多种可能和方案,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

    目前“高人”的身份尚未被完全揭穿,算是自己最后的保护伞。如果贸然一逃,摆明了自己心虚。

    一个弱J,身怀突然变强的秘法、组合低阶仙器套件的秘技,还有问鼎石这样的疑似至宝。任何一样,都能惹来杀生之祸。就算演戏,顾闻也要把“高人”或者“高人弟子”的角Se装下去。

    “小微,从现在开始,你全力帮我运算,在我爆发极限的状况下,如何能表现得像是强者灌T或者投影。”顾闻悄悄下了指令。

    耳环中的小微应诺道:“是的,指挥官阁下。不过眼前资料不足,要想B真度达到效果,还需要大量的信息输入。”

    “这个没问题,我这段时间会在西博城的书屋里搜索资料。”顾闻承诺道:“只是高手在侧,不能激发极限状态,阅读速度难免慢些。”

    “顾指挥官,其实你完全可以采用盲读的方式,不许要转译,直接J给我录制学习。”小微建议道:“或者我可以尝试黑进西博书屋的网络,快速汲取知识。”

    “不可”顾闻严肃地道:“虽然我们跟仙武是两个文明形态。但是现在的仙界文明明显吸收了不少银河联盟的科技知识,应用面也非常广泛。”

    “贸然使用科技方式入侵,很容易暴露。我们就采用盲读方式吧。一个高人弟子,突然能提升到800级,读书快点也不算什么。”

    “遵命,指挥官阁下。”小微道。

    静坐修炼了四个小时,顾闻躺下来休息。虽然仙人其实可以长期不睡觉。但是蒙未星的夜间书屋和其他行业,都是歇业的。

    其实因为蒙未星有七颗恒星照耀,并没有什么黑夜。只是YY二星基本上分列在蒙未星的对轴线,从来没有J互的时候。蒙未星人习惯将Y星照耀的时间称为晚上,Y星高挂的时间叫做白天。

    躺下来的顾闻却觉得有些不自在,习惯了凤无双的耳鬓厮磨,突然变回孤零零一个人,竟然有点不习惯。一种淡淡的名叫孤独的赶脚开始在心头飘荡。

    “算了,蚊子腿再小也是R。当次险境,能强一丝就好一丝。”顾闻索X爬了起来,盘膝坐下继续修炼起来。

    一夜无话。次日Y星初生,西博城又恢复了熙熙攘攘的热闹场面。顾闻睁开眼睛,却收到了店家通过传讯石留下的信息,门口有两个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我的书本费终于来了吗?”顾闻微微一笑:“我倒要看看,两大佣兵团会派出什么人来。”

    从床榻上下来,顾闻一个净身咒刷过,整个人变得整整齐齐清清爽爽。

    顾闻所住的明月客栈,整个建筑就像一轮弯月,走廊在内侧,正对着当中的庭院。顾闻住在三层。推开房门,走到走廊上,立即看见了楼下圆形庭院中站立的一个人。

    其实庭院当中,此时站了不少人。只不过大家都如同众星捧月般,拱卫着当中站立的那个高挑nv子。

    那nv子金环束发、腰细腿长,一身粉红Se的劲装,腰悬一对短剑,甚是利落。

    听闻门响,那nv子抬起头来,露出一副姣好如月的面容。当真是星眸红唇,配上一双略浓的长眉,既显得妩媚妖娆,又感觉青春活力四S。

    顾闻所见美nv也算很多,却从来没见过“生机BB”的nv子。

    如果说凤无双的气质是艳美多变,如同火焰。这位nv郎眼眉之间却充满了侵略X,如同一只粉红Se的雌豹。

    看见顾闻出来,那nv郎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更显得野X盎然。旁边围观的众人都忍不住齐齐吞了一口口水。

    作为佣兵联盟的首都星,住在明月客栈当中九成都是粗豪的佣兵。这nv郎虽然看起来很不好惹,等级却只在低阶亚仙。

    一个刚走出庭院的大仙级佣兵荷尔蒙上脑,面露L笑,正要上前搭讪。却被身旁的同伴一把拉住。那同行的佣兵暗暗指了指nv郎的X前。

    那nv郎的X不大,刚好盈盈一握,但是形状非常完美。不过那佣兵并不是想指点说nv郎的X如何如何。而示意的是她X前佩戴的一枚徽章。

    这枚圆形徽章不大,表面是古铜Se,当中雕刻着一个黑金Se篆字,却是“元”字。这正是须渊星系十大佣兵团之三,古元佣兵团的团徽。

    nv郎的身份昭然若揭,自然是古元佣兵团派来的人。

    顾闻点了点头,对古元佣兵团的评价又提升了一点。随后顾闻才看到了另一个访客。

    其实这位佣兵一直站在那nv郎的旁边,跟她分庭而立。只是这位访客实在是普通之极,毫无特点。

    只见他年龄介于青年和中年之间,方脸黝黑,貌不惊人,等级跟nv郎仿佛,也是亚仙低阶。一身半新不旧的黑SeP甲,上面还有J道划痕,背上背着挂着一口刀。

    这位佣兵实在是太普通,同样样貌、装束、等级的佣兵在整个须渊星系也不知有多少,基本上扔到大街上就再也分辨不出来。

    唯一让他显得特别一点的,是他X前同样佩戴着的佣兵团徽章。这枚金Se徽章有巴掌大小,形状如盾,上面横着一口血红的长刀,显出J分蛮横霸道的味道。正是横行佣兵团的标记。

    顾闻微微一笑,沿着回廊逐级而下,来到庭院当中。两名佣兵也迎了上来。

    粉红nv郎款款万福,娇声道:“古元无尘堂见习剑手解芙见过顾先生。”

    那大龄青年佣兵则抱拳,大声道:“横行第六星战军团,第十六团横刀战士刘安庆见过顾先生。”

    顾闻点点头:“两位久等了。掌柜的,请帮忙安排一个后院,顾某想单独跟两位聊聊。”

    三人来到客栈老板安排好的后院当中,分主宾坐下。掌柜的亲自奉茶后退下,留下三人相对。

    解芙笑容嫣然,手捧茶碗轻漾碗盖,用小嘴轻轻吹着茶沫,却将阵阵香风飘到顾闻鼻端。其实身为仙人,茶汤冷热根本就不是个事。解芙此举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另一边刘安庆却似有点拘谨,双手捧着茶碗,仰头一口喝G,连茶叶也吞了下去。随即放下茶碗,双拳虚握,保持着时刻可以拔刀的姿势。

    顾闻端着茶,慢慢将两人上下又打量了一遍,满意地点点头道:“须渊十大佣兵团,果然有点门道。虽然我不说,也知道我要见什么人,不错。”

    “不过呢,谢姑娘,你这样的nv孩,在古元也不会太多吧?”

    谢芙飞快地答道:“谢芙从来只有一个,当然不会太多。其实我听说这件差事本来不是派给我的。毕竟我入门还没多久,说话又没什么遮拦容易得罪人,派来请顾先生只怕会得罪人。”

    说到这里,解芙噗嗤一笑:“后面那句话是我教头林姐说的,可不是我说的啊。”

    顾闻失笑道:“你们那个林姐倒是说的实话。那怎么最后还是派你来了呢?”

    “是这样的。本来这份差事是派给关小白那个闷葫芦的。不过堂主说前天顾先生的老婆好像跑掉了,顾先生难免有点空虚寂寞冷。派我来可以给先生解解闷啊。”

    “我可是号称无忧堂解语花,绝对是开心果一枚。对吧?”

    “唔……”顾闻差点把茶喷出去,转向刘安庆道:“你又是什么情况呢?”

    “不知道。”刘安庆老老实实地答道:“我本来在恶石滩跟着队长追杀蓝山那群G孙子,突然接到紧急调令,就从前线撤回来了。”

    “跟我一起回来的弟兄有1000人,大家chou签最后chou到了我,所以我就来了。”

    “不错”顾闻满意地点点头:“看来你是属于气运无敌的存在。”

    “说不上吧。”刘安庆摸了摸后脑勺:“从小到大我都没中过彩票,这次大约是凑巧了。”

    顾闻微笑道:“两家的首领有什么提前J代两位的吗?”

    “没有啊,反正就是叫我来明月客栈找一位顾先生,额,就是你。”刘安庆摇头

    “J代?”解芙眼珠转了转,笑道:“我们堂主说我这次是来请顾先生的。只要先生愿意帮我们古元,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包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哦。”

    顾闻哑然失笑:“后面这些话,应该不是你们堂主说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