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看见精英骑士刚猛勇烈的合击技,城墙上的战士们齐声欢呼,期待着让他们吃尽苦头的魔火蜘蛛被劈成两段。

    然而50级尸巫的黑巫护罩果然是中级G壳流的典范,在刺耳的切割声中,数丈直径的护罩只是向内凹陷了三寸,就将精英骑士们的攻击化为乌有。

    灰光一闪,护罩又自动回复了原状。

    城墙上强势围观的战士又一齐发出一声叹息。

    耿超久经沙场,一击无效之下也不气馁,后退数步,将刀挂回马鞍,又chou出另一侧的马枪,高喊一声:“突刺!”

    一众精英战士再度汇聚精气,耿超长枪枪尖旋转着,又一次轰击在黑巫护罩上。

    黑巫护罩被刺出一个半尺深的凹槽,还是不破。

    两次聚力攻击没有成效,整个重骑兵团被阻隔停滞

    耿超见攻不破护罩,却不撤军,仍组织精英战士连续猛攻黑巫护罩,连后面的重骑兵卒也冲近了协同攻击。

    嗤嗤之声不绝,黑巫护罩护着巨大的魔火蜘蛛坚挺地拦在路口。

    尸巫嘎嘎冷笑着,看着重骑兵背后,刚才被突破的尸魔群逐渐从后面追赶过来,慢慢将重骑兵围在中间。

    40级以下的尸魔都没有声带,只能无声嘶喊。超过40级的尸魔可以说话。但是声音甚是粗噶难听。

    眼见重骑兵陷入尴尬境地。轻骑兵虽然尽全力厮杀,却无法突破绿mao僵尸与少量死灵武士的防线。

    城墙上的战士们眼见情况不妙,纷纷焦急起来。

    胡德怒道:“这重骑兵团长真是胡闹,明明打不破护罩,就应该撤军。现在重骑兵被包饺子,危险了!”

    战卒们面露忧Se,有人提议道:“要不我们一齐高喊,让他们赶紧跑路如何?”

    “有道理。”“就这么办吧。”“胡连长带个头。”

    胡德正待答应,趴在城墙上的顾闻忽然摇头道:

    “我看这重骑兵团长不像是鲁莽愚笨之人,刚才临阵指挥颇有章法。他这么做肯定有什么缘故。”

    胡德气笑道:“顾大厨你厨艺就不说了,等级又高,居然又懂兵法了?天才果然不是我们凡人能懂的。”

    “别听他瞎说,我们还是一齐喊他们跑路吧。不然来不及了”

    “来,一二三,快逃啊!”

    “快逃啊!”

    “赶紧逃命啊!”

    “再不逃没命啦!”

    有人带头,城墙上的军兵纷纷大喊起来,声音此起彼伏,传出老远。

    那边重骑兵未见动静,反而是近处的辅兵心中惊疑不定,开始S动起来。

    耿超一面举刀劈砍着黑巫护罩,一面低头咒骂一声:“一群蠢货,山人自有妙计,看我出绝招吧。”

    耿超突然将刀一举,手下砍得正欢实的众兵将不约而同地左右一分,露出了当中一骑骑兵。

    这个骑兵穿着普通兵卒的重甲,头上罩着带有面甲的头盔,看起来普普通通。

    但下一刻,骑兵全身一抖,看起来严丝暗缝的头盔、铠甲突然裂成JP,跌落马下。露出了一个全身赤果,只穿红Se三角短K的光头大汉。

    顾闻下巴差点掉在城垛上。虽然猜想耿超有什么计划,却没想到重骑兵突然上演了一幕战场脱衣秀,瞬间脱出来一条猛男。

    只见猛男赤手空拳,猛地从马背上向前窜出,一拳轰向黑巫护罩。

    顾闻看得分明,这个猛男虽然身材和姿势都不错,却只有29级,还不到精英级别。猛男出拳虽然迅速,气势上却比精英骑士全力攻击要差一大截。

    耿超将整个重骑兵团置于团灭的危险境地,居然打出这样一张底牌,颇有些令人不解。

    说时迟,那时快,猛男一拳打在黑巫护罩上。刚才还坚不可摧的黑巫护罩不摇不晃,也没有凹陷,却像瞬间像块薄薄的玻璃,PP碎裂。

    魔伙蜘蛛上的尸巫猛地尖啸一声:“破魔斗士!”

    那猛男一拳击毁护罩,并不向前冲突,反而向后跳出,J个重骑兵纵马而上将他护在中央。

    其余精英骑士则在耿超的率领下,冲近了魔火蜘蛛。

    那魔火蜘蛛的蛛丝需要在百步外才能发挥穿透作用,近战时只能依赖八条大长腿。

    魔火蜘蛛的大长腿虽然很修长,可惜既不白也不光滑。腿的前端尖锐如长矛,腿杆上面到处是倒刺。一腿扎中,就算全身重铠的骑兵也要被扎个透心凉、心飞扬。

    不过这回它遇到了四五十个等级差不多的精英战士,再加上42级的大骑士耿超。

    魔火蜘蛛奔溃了:“五十个打一个,勇敢呢?荣誉呢?牺牲呢?说好的骑士精神呢?”

    一众骑士围上去一顿削,魔火蜘蛛八条腿变成了十六只,大脑袋也被耿超一刀劈成了两半。

    惨绿的血流了一地,染出一P荧光。

    魔火蜘蛛头顶的尸巫也悲剧了。它除了一堆负面状态法术,没有任何直接攻击力。

    只能顶着个小小的防护罩,在精英骑士们的刀枪夹击中,艰难地挪动小短腿,款款地摆动白Se连衣裙向远处逃跑。

    逃不了J步,在一群骑兵掩护下,红内K猛男一闪而出,又是一拳轰爆了尸巫的小防护罩。

    尸巫尖叫着,被精英骑士们剁成了碎P。

    尸巫们齐声嘶叫:“破魔斗士!”开始指挥魔火蜘蛛迅速后撤。

    其他尸魔,不管是骷髅兵、僵尸,还是死灵武士像发疯了一样向红内K猛男冲过来。

    后撤的骷髅弓箭手也拉弓连S,将骨箭如雨倾斜下来。

    甚至连一贯习惯S扰战的鬼鸦也排成长龙,向红内K猛男发动了自杀俯冲。

    耿超指挥重骑兵尽力防护,却抵挡不住尸魔狂C。

    不过J分钟,红内K猛男已经身重数箭,眼睛也被鬼鸦啄瞎了一只。

    猛男毕竟是猛男,在绝境下反而强势爆发,向前突击,连续毁掉了两个尸巫的护罩。

    最后被死灵武士斩断一条大腿,身上被三根魔火蜘蛛的尖爪穿透,还拧下了一个尸巫的头,抱在怀里,气绝身亡。

    红内K猛男一死,尸魔不再疯狂,开始全军后撤。

    耿超没了手上的王牌,再也奈何不了尸巫的护罩,也只能无奈后撤。

    经过这一场较量,重骑兵团损伤超过千人,尉级以上的军官因为冲在第一线,阵亡了十五人。

    虽然毁掉了三只战略兵种魔火蜘蛛,耿超整张脸还是黑的。

    但是无论如何,人类打赢了这一场小小的战争。城上城下都是一P欢呼声。

    吴三跪带着掘子军出城清理残渣了,遇到还剩下灵魂之火没有完全熄灭的尸魔,就再补上一铲子。

    牺牲的战士被抬回城中火化。受伤士兵也被扛回医护所救治。

    战场上一P混乱繁忙,喜悦中带着悲伤。

    顾大厨功成身退了。

    虽然胡德有点想法,想将他留在战卒营,可惜只知小庙留不住这座大菩萨,只好任由顾闻离开了。

    顾闻洗G净头脸,换上一身洁白的厨师F,再带上一顶高高的厨师帽,那种熟悉的安全感终于又回到了心中。

    无意间参加的一场战斗变成了一段回忆,顾闻暂时不想再来一次了。

    当晚,顾闻见到值班的钱多,向他询问红内K猛男的来历。

    钱多叹息了一声:“破魔斗士,是斗气科学研究院的失败试验品。”

    “他们修习的破魔斗气,能破灭尸魔族的各类魔法,本来应该是战场上的利器。可惜的是,破魔斗士的缺陷也太过明显。”

    “首先,破魔斗气极其难练,需要极其特别的资质,万人之中未必有一人可以练成,培养一名破魔斗士的资源消耗是培养一名精英骑士的五倍。”

    “破魔斗气以破魔为名,猛烈非常,在转换为精气时会发生剧烈爆炸,所以破魔斗士终身无法突破30级精英级。无法进入中级战士的门槛。”

    “更糟糕的是破魔斗气无法离T,甚至身上有任何金属、护具都无法运用,破魔斗士只能布衣近战。”

    “本来破魔斗气是专门对付尸魔的法系兵种的,但是要靠P薄血少的斗士突破尸魔大军的包围近身攻击,实在胜算很少。”

    “久而久之,破魔斗士就成了战场上的J肋兵种,只能偶然像今天这样用于偷袭。”

    “但是尸魔只要发现破魔斗士的存在,就会不顾一切倾尽全力灭杀。基本上破魔斗士在战场上一出现,就没有身还的希望。”

    “那为什么破魔斗士都只穿红三角内K?”

    钱多翻个白眼道:“这是破魔斗士的传统,反正都是挂,不如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