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却听**当中一个糯软的声音应道:“在呢,在呢,客人请稍等。”

    这个声音的主人显然是个年龄不大的nv子,声音温和柔软,一下触动了顾闻F情的心门:

    “哎哟不错哟,看来老板娘是个美nv?”

    不过想了想声音同样婉约的nv终结者卓敏,顾闻又按压住了S动的心。

    只听后院厨房当中一阵叮叮当当乱响,从回廊匆匆跑来一个厨娘。顾闻匆匆一瞥,顿时大失所望。

    只见这厨娘头上梳着一把乱糟糟的双平髻,表示其未婚的身份。只是脸上被油烟灶灰涂了个大花脸,也看不出究竟是少nv还是圣斗士。

    厨娘身上套着一条油腻腻的大围裙,鼓鼓囊囊将身材遮掩了一个G净,只看出身量似乎不太高。

    只见她慌慌张张小步跑过来,一手托着一个锅盖大小的陶盘,里面盛着一大盘芹菜炒豆G,绿的油亮,H的鲜明,热气腾腾,香气四溢。

    以顾闻厨艺大宗师的身份,除了对卖相稍有遗憾,别的竟无可挑剔。

    那厨娘来得匆忙,另一只手还抓着锅铲。对于这副形象,顾闻深表忧虑,这妥妥又是一个易损易跌的模板。

    果不其然,那厨娘走得匆忙,将到门口,左脚跟一绊右脚跟,“哎哟”一声,将自己摔了出去,手中陶盘在空中打着旋,将一盘热菜泼洒在空中。

    那厨娘惊叫着也在空中打着旋,脸朝下冲着地面的石板就扑下去了。

    这一瞬间,顾闻突然想起了《少林足球》里那位惨遭扑街的白领丽人,摔倒的姿势是如此的**。

    顾闻有心袖手,却舍不得一盘好菜,于是单手一按鞍桥,如同一只大雁般飞扑而出。

    右手一探,将大陶盘抄在手中,左手顺便一拦,将厨娘揽在臂弯。

    顾闻抓着陶盘一阵上遮下拦,将飞在空中的芹菜杆子叶子,豆腐G连同汁水一同接了回来,一滴都没有落地。

    “想不到我顾闻也有如此敏捷的身手了。”顾闻嘿嘿一笑,感觉自己萌萌哒。就像杨过刚练完天罗地网式,抓住了九九八十一只麻雀。可惜手中揽得并不是小龙nv,而只是一个邋遢厨娘。

    这时顾闻才想起左手中还揽着一个人,扭头想问候一声。不料脸一侧,一头扎进了厨娘X前油腻腻的围裙中。

    顿时脸上一滑,蹭了一层油烟,同时柴火油烟及各种生熟菜肴的味道充斥鼻孔。顾闻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却将更多稀奇古怪的味道纳入鼻腔。

    嗯,这个辣辣的,X甘平,应该是姜;这个辣中带着刺鼻,应该是蒜;这个微辣冲鼻却带甜,应该是葱。这个是八角,那个是五香。有酱油、料酒、陈醋和孜然…

    顾闻没想到能在一件衣F上闻到如此丰富的味道,差点一个大喷嚏打出来。

    不料百味之后,顾闻突然闻到最深处一点余香,清淡而柔和,却与梅兰莲桂诸般花香不同。

    “咦?这是什么作料?味道超级好闻啊。”顾闻有些惊讶,忍不住又深嗅了一口。鼻尖却触到一处柔软,还带着微温。

    “吓!”顾闻骤然醒悟,急忙将手中以迈克尔45度倾斜姿势站立的厨娘扶正,向后跃开数步。后背一靠,将半扇竹篱门崩倒在地。

    两人四目相对,都有些尴尬。顾闻却发现这厨娘眼睛极大,瞳孔乌黑,眼神清亮,只是一PC红被油烟黑灰遮蔽,仅在脖颈耳后得见。

    呆立半晌,顾闻G咳两声道:“那个…请问老板在哪里?我要住店?”

    那厨娘喏嚅半晌,答道:“我就是老板,客人是要住店?”说着还不自信地四顾看了看自家残破的房子,最后眼睛盯在顾闻身后倒塌的半扇竹篱门上。

    顾闻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手脚重了点,等下我找人来修好它。”

    厨娘微笑道:“贵客无需客气,我还没感谢你援手之情,这竹门…”说着扑哧一笑:

    “这竹门也就是个虚设,客人不嫌弃寒舍鄙陋就好。”

    “不嫌弃,不嫌弃”

    终于,自从老老板死后,已经空置了三年的素茸居客栈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当然之前这处客栈并不叫《素茸居》,而是叫《百蓉居》已故的老老板非常会经营,尽管在陋巷深处,名声却在衡Y文人圈内流传:

    “窄巷子深处,有一处隐秘风雅的去处。庭院深深,却遍植芙蓉,花开似锦。老板乃是一方厨艺大宗师,厌倦了漂泊,带着Ynv在此处闲居。”

    百蓉居有三大妙处:花美、菜香、环境幽静。老板久历江湖,谈吐不同凡俗。

    常有文人雅士慕名而来,在此闲住数日。尤其临近大考之前,更有人贪图此处幽静,在此温习功课。芙蓉的寓意也非常符合读书人的胃口。也曾传说百蓉居出才子。

    只是三年前,老老板骤然暴毙,只留下15岁的Hmao丫头,容颜稚拙,厨艺不通,也不善经营,被两个伙计卷了细软跑路,百蓉居只剩下一个空壳。

    这位少nv却甚有志气,竟然靠着出售芙蓉花木打熬日子,凭着老夫留下的厨师秘籍每日苦练厨艺,三年终于有成。

    无奈此时园中百株芙蓉已经卖光,只留下J洼菜地。少nv厨娘身无分文,也无法修葺房屋,客栈已经破败,连荤菜都买不起。少nv厨娘索X将客栈改名《素茸居》。

    客栈残破至此,“无J鸭也可无鱼R也可”的读书人也不来光顾了。少nv厨娘一方面舍不得此处,一方面也不知去往何处,仍然在此苦苦守候。

    顾闻误打误撞之下,竟然成了这间一个人兼老板兼掌柜兼厨师兼小二的客栈的首位贵客。

    不过贵客也有些傻:

    茶?没有;酒?没有;煮牛R烤羊腿?没有;连白米都没有一粒。

    就只有一大盘芹菜炒香G,是唯一的晚餐。其实这还是少nv厨娘的晚餐加早餐。

    好吧,看在芹菜炒香G味道还算不错,顾闻也就将就了。

    可是金角穿云兽总要喂吧?妖兽也是有兽权的,不可能光G活不给吃的吧?

    金角穿云兽其实算是比较好养活的,上好的小黑豆加小赤豆加小H豆加小绿豆,每餐只需要三十斤。另外还需要五斤生牛R,五斤生羊R。

    什么?穿云兽该吃素?这怎么可能。中阶顶级妖兽,好歹在妖兽生物链中处于中上层的地位,光吃豆不吃R,怎么能战斗?

    少nv厨娘又傻眼了。尽管厨艺大进,厨娘的经营理念还处于洪荒年代。赚钱又不是靠洪荒之力就能搞定的。

    “请问房钱应该收多少比较好?”厨娘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问道。

    顾闻捂脸:“好吧,我们来分析一下。衡Y城的地产平均价格为100金币1平方米。根据《素茸居》的地理位置,我们可以计算现价为80金币每平方米。”

    “素茸居的面积,大约在800平方米,所以总地价是6万4千金币,建筑因为年久失修,折算金币就算6000好了。所以总价值是7万金币。”

    “这个算是固定资产投入,按照收益来说,最短应该在20年内收回投资,所以每年大约需要3500金币。折算每个月就是300金币。”

    “要这么多?”厨娘伸出粉红的小舌头惊讶道。

    “这只是小头,大楚21世纪最宝贵的是什么?是人才。”顾闻恨其不争:

    “你现在的厨师等级是53级,属于厨艺宗师高级,在市面上平均工价是每月6000金币,每天要算200金币。”

    “还有老板、掌柜、小二这些就先不算了。”

    “只是因为你大厨的知名度不够,市场价值没有得到充分发掘,现在只能降一等计算,算作每天100金币。”

    “我们再考虑开业促销因素,地价升值因素,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利等等……”顾闻噼里啪啦一阵计算,最后得出结论道:

    “所以素茸居包日的价格应该是157金币,加上饲养中阶顶级妖兽每天需要40金币,所以你应该收取197金币每天的价格。加上1.5%的国税,算是200金币吧。”

    “我先预定三天,那就是600金币。”顾闻随手掏出三个小钱袋,吧嗒一声丢在桌上。

    然后就看见少nv厨娘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张得大大的站在那里,双眼转圈,已经进入了梦游状态:“怎么可能?这么多钱?不是比城里最好的酒楼天然居还要贵好J倍?”

    顾闻摇摇头,对少nv厨娘的品味表示蔑视:

    “天然居算什么?庸俗的连锁酒店,没有个X,没有e2e定制F务,没有三百六十度消费者沁入式全场景T验。”

    “200金币一天,这还只是素茸居的现价。如果经营水平恢复到百蓉居的状态,有品牌、有文化、有内涵。一口价500金币一天,还只能住二等房,还不许还价。明白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