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青云大陆的整个秋天,整个大陆最强的兵力都在自南向北移动。

    在北部,一路狂奔的是宋国的大群溃兵。已经丧失了勇气的逃兵跑起来的速度是惊人的。他们一面疯狂逃窜一面像扇形一样不断延展,在河北平原上就像绽放开一朵土HSe的大花朵。

    紧跟其后的是楚国北伐军,他们却并没有跟着宋国四散。除了挡路的一面,北伐军目标明确,就像一柄黑Se的利剑,直cha向宋国最后的腹地:宋都汴梁。

    无可阻挡,也无力阻挡。沿途之上,大批宋兵投降。意志坚定、依托城池防守的宋军将领并非没有,但是在空陆并进、内城开花的楚军战术前,他们的抵抗分外无力。

    而在南方,吕宁率领的楚国南征军团仍然在依托防御阵地逐次抵抗,缓缓后退。

    自从银川防线突破,宋军大败的消息传来,越国大都督周子微彷徨一夜,第二天却下了死命令,让越军不计伤亡代价,全力冲击楚军防御。务必要在宋国彻底完蛋以前,攻陷南绣。

    宋国枉自拥兵一百五十亿,却在不到自己三分之一的楚军面前,犹如待宰的猪羊。但是就算是猪队友,也不能不救援。

    周子微很清楚,一旦宋国灭亡,凭证已经元气大伤的越国,是无法抵抗接下来楚国的全力进攻的。

    在八十多亿越军的全力猛攻下,楚国南征军果然显示出颓势。毕竟南绣防线上的楚军仅仅是越军的十分之一。就算吕宁把地势之利发挥到极致,也只能不断后撤。

    “进攻!全力进攻!只有击破南绣,才能牵制楚军,才能救宋国。只有救宋国,大越才能自救。”周子微不断C动军马,夜以继日地进攻。

    为了督战他甚至将中军前移,搬到了离前线不到二十里的地方。

    在大都督身先士卒地激励下,越**队斗志昂扬,步步紧B。只用了十天,就彻底填平了吕宁花费半年时间挖的所有坑。

    前锋甚至已经看到了南绣的城墙。他们爆发出一阵欢呼,更加卖力地向前攻击,誓要在最短时间内将七亿楚国南征军消灭在南绣城下。

    然而,面对越军近乎疯狂的进攻,元帅吕宁却露出了久违的微笑:“猎物终于上钩了。”

    作为一名智将,吕宁的长处其实并不是一味防守。需知再好的防御也有被攻破的时候。

    这十多天以来,吕宁让部队不要Y拼,保存实力,不断后撤,表现出努力挣扎却力不能支的态度。这让手下的将领们颇为不解。

    楚国南征军此前半年辛苦布置了一道道钢铁防线,如果依托这些防线强烈抵抗。楚军有把握将越军的前进速度拖慢三倍,同时让两边的战损比保持在1:3,甚至1:5。

    但是战至今日,楚越战损比竟然达到了惊人的1:20。也就是说,每战死一个楚兵,就会有二十名越国战士陪葬。

    如果南绣前进防线厚度是现在的一百倍,用这个策略说不定能把越国的所有精锐全部J代到这里。

    而实际上,打到现在,越**队虽然损失了接近三亿人,却已经离南绣城墙不到五十里。

    一旦失去战略纵深,让越军兵临城下。没人相信凭着七亿战士加上一道城墙,能够抗衡连战连捷的八十多亿越军精锐。

    可是吕宁似乎并不在意。他大手一挥,让左右两路尽量坚守,中路防守则经过“激战”再度向后撤退二十里。整个防线变成了一个内凹的半圆。

    这个内凹其实很早就开始逐渐形成了。经过巧妙的设计,每次防御战下来,总是中部阵地首先被突破,两翼只好逐次后退。

    攻击次数多了,越军确信中路的楚军统帅要比两翼弱一筹,自然将攻击力更加集中地倾注在了楚军中路。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最终一个半包围圈悄悄地形成了。包围圈的中心,正好是越国统帅大都督周子微的指挥中心。

    吕宁的谋划终于来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刻。他猛地一拍桌案站起来,大声道:“喀秋莎,攻击!”

    喀秋莎火箭P,这是顾闻发明的,给吕宁留的杀手锏之一。这种S程超过二十公里的强大科技武器,从开战以来,就一直被吕宁雪藏。

    只有吕宁才知道这种武器的骇人威力。如果从开始就将喀秋莎用上,专门轰击越国的投石机阵地,估计越军的进度最多只有现在的一半。

    但是作为一名合格的统帅,吕宁却一直隐忍,要将好钢用在刀刃上,毕其功于一役。

    此刻,正是时机。

    随着一声令下,中、左、右三军的阵地后方,C绿Se的伪装网被掀开,露出了喀秋莎火箭P的真身。一束束黑森森的P管在夕Y下发出幽幽的蓝光。

    三个阵地,三千门喀秋莎,每门二十四根P管。一声令下,六万八千座火P一齐发出了骇人的咆哮。

    一瞬间整个天空被数万条白Se的弹道烟痕所笼罩。在震破耳膜的尖啸声中,密如飞蝗的P弹在空中布成了一个巨大的扇形,向圆点飞S而去。

    自从越国中军前移以来,大都督周子微总有一些心惊R跳的感觉。

    北方袭破银川坚城的齐柏林飞艇、集束手雷和重磅炸弹让周子微心生警惕。

    虽然中间隔着楚国,周子微却对宋国大元帅刘步芳知之甚详。这位地位跟自己近似的宋国统帅并非等闲之辈,在宋国可是首屈一指的名将。

    然而转眼之间,这位名将就败了,败得如此之凄惨。不仅损兵折将,自己也身负重伤、一蹶不振。据说宋国朝臣弹劾刘步芳的奏章已经堆满了内阁。

    同病相怜的周子微不得不小心谨慎。他在中军外圈深挖地道、清除了一切看起来诡异得异物,同时布置了大量的强弩部队,以防备来自天空的楚国飞艇的攻击。

    一切布置妥当,周子微不妥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历年征战,这种感觉让周子微一次次化险为夷。但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么剧烈。

    周子微猛地站起来,不顾大帐里监军御史萧别和一G将军惊愕的神情,大步走出营帐,高喊道:“速速备马,中军后撤。”

    马夫紧忙牵过大都督的坐骑金睛独角兽。周子微翻身上马。这时萧别和将军们也已经跑出大帐。

    见周子微C马要跑,萧别大叫一声:“都督要去哪里?临阵脱逃就算都督都脱不了G系。”

    周子微暼了这个专门溜须拍马高黑状的御史监军一眼,不屑道:“要告我?请便,再见。”说着一带缰绳就要策马向南。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出一P尖锐的蜂鸣之声。众人悚然抬头,却见漫天都是白Se烟痕,向着中军汇聚而来。

    “敌袭!戒备!”一员大将终于醒悟过来,高声叫喊着。

    周边的弩兵们手托弩机,茫然四顾。

    将军们确实要警醒得多,顿时数十人高喊:“保护都督!”各自浑身罡气爆发,飞跃而来,将周子微团团护住。

    也有三五员将领喊着:“保护监军”,将御史萧别护在当中。

    周子微脸Se大变,猛C战马。但此刻素来行如闪电的坐骑却跟主人开了个玩笑。

    金睛独角兽本是妖兽中的极品,敏捷无双,全力奔跑时速度可突破音速。周子微这只更是极品中的极品,训练得极通人X。

    J十条汉子在四周一围,连个缝隙也没有给它留。如是在十万大山里纵横之时,独角兽绝对一点不含糊,飞脚踹开拦路之人就逃之夭夭。

    可惜,过度的训练磨灭了金睛独角兽的野X。它只记得踹人是不给吃饱饭的。所以尽管周子微狂C战马。金睛独角兽却只嘶鸣着人立而起,不肯前冲。

    终于,忠心护主的将军们和训练有素的金睛独角兽阻断了大都督周子微的生路。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瞬间的闪亮超过了千百个H昏的太Y。

    闪光烟火过后,越国第一武官,世袭一等公爵,极限枪骑士,大都督周子微化为一P微尘。

    同时报销的,还有越国第一名嘴,五品御史,前线总督军萧别,以及三十二员越国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