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既然这样,花姐,你赶紧训练吧,我们先告辞了。”韩谭赔笑道,向三个同伴使了个眼Se。

    屠西源、夏侯子远和贺裴顿悟,立即向马花藤告辞,轻手轻脚地向天台门口溜去。

    眼看走到门口了,突然“刷”的一声,马花藤闪电般出现在四人面前。

    看着惊慌失措的四个少年,马花藤嘻嘻笑道:

    “不能跟文过刚正面,老娘好难受。正好你们四个凑在一起,勉强还可以陪老娘爽爽。”

    “接招吧!‘丧心病狂365拳’!”

    一顿海扁之后,马花藤背着小手,哼着小曲走掉了。

    留下四个J花残、满地伤的悲C少年。

    夏侯子远揉着被打变形的左脸,含糊不清道:“靠,这个疯娘们,下手太狠了。”

    “噤声,小心她还没走远。”屠西源紧忙制止,将一瓶金创散倒进嘴里开始盘膝疗伤。

    韩谭勉力拾起掉落的扇子,打开来准备扇动两下。却发现精钢的扇骨已经被打断,金蚕丝的扇面也被扯成JP。

    苦笑一声,韩谭将心ai的扇子随手丢到一边:

    “我算错了,宏祥的大魔王不是一个,而是两个。有这两个人在,我们永无出头之日。”

    贺裴吐掉两个带血的槽牙,怒道:“不能忍了!猴面岛是吧?豁出去被家族惩罚,我也要送他们上去。”

    “兄弟!全靠你了。”

    读了半天书,从学校图书馆走出来。顾闻发现周围人的表情全部都变得很古怪。

    除了一脸崇拜的朱大昌拖着满脸不情愿的何礼霍和白不易,过来打了个招呼,闲聊了J句。

    每个人都躲得远远的在角落里J头接耳,不时还T窥顾闻一眼。

    碾压了十J个等级比自己高的对手,顾闻的心情是愉悦的。

    就算周边的人如何的防备畏惧,顾闻还是很开心:

    “不遭人嫉是庸才。想不到我顾闻还有天才到被神憎鬼厌的一天。真是太爽了。”

    顾闻哼着小曲往校外走去,半路却被一个陌生面孔的老师拦住了去路。

    这名老师显然不是最早宏祥的那批老员工。他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严肃地对顾闻道:

    “文过同学,接受新生训练是每个宏祥学生必须的科目。

    “我发现在所有自费、委培、推荐生当中,你是唯一一个还没有去野外训练的学生。”

    “请在这份训练登记表上签上你的名字。我们会安排你跟高考入学生一起训练。”

    “是吗?”顾闻挠挠头,作为一个曾经念过大学的穿越者,顾闻对学院的集T生活其实兴趣不大。进入宏祥,主要也是冲着宏祥图书馆来的。

    顾闻低头看了看文件上的训练安排。因为高考生多数在中学就接受过野营训练,这次只需要在野营呆一个星期,其余四周都在海岛上渡过。

    “算了,规则还是要遵守的。海上风景也还不错,我的菜谱主要是大陆上的东西,也需要开拓一下生猛海鲜部分。”

    “如果运气好碰到鱼人,还可以研究研究。这个世界挺有意思的,尸魔、龙凤、树人、石人什么都有。说不定运气好还能碰到美人鱼呢?”

    想到各种关于美人鱼的传说,顾闻嘿嘿一笑,拿起笔在登记表上签上了大名。

    那名老师满意地点点头,收好登记表,又拿出一份《野外训练注意事项》,叮嘱道:“文同学,本次新生训练将于后天早上8点出发。请先准备阅读注意事项,准备好行李。准时到校。”

    顾闻拿着《注意事项》,一路走一路看。

    这份野外训练注意事项用蝇头小字写成,内容包罗万象。

    除了老生常谈的带齐装备、准备应急的水和G粮、遵守纪律、不要独自行动等等,还有一些比较新奇有趣的东西。比如这个:

    “请不要S自在野营地外举行传宗接代的仪式。据调查,仪式产生的气味及废弃物,容易招来虫群和兽群的围攻。”

    还有这一条:

    “请不要在海水里跟五姑娘约会,据研究显示,鱼人和人存在5%的混种可能X。由此产生的人鱼、亚鱼人、亚人鱼、人人鱼、人鱼人、鱼人鱼、鱼人人等,将引发深刻的**道德及社会问题。”

    顾闻边看边笑,走进家门。

    肖盈笑眯眯地走过来迎接,又张开双臂来了个“友情的拥抱”。

    感觉到肖盈X前惊人的弹力,顾闻又联想起传宗接待的仪式:

    “这是同事,这是同事,这是同事,不是同房。看来去海水里泡泡,冷静一下是很有必要。”

    十天后,顾闻站在一艘巨大的海船上,眺望着远方一P狭长的乌云。在乌云的下面,就是已经看不见的海岸线。

    海水是极其明净的蓝Se,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地平线。视野所及,除了身后J十艘同样款式的大船,海中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宽阔、辽远、沉静、伟大,你可以用很多词汇来赞美她,但是你还会T会到—孤独。

    “海水无风时,波涛安悠悠。”

    没等顾闻Y首诗来S包一下。一道冷冽的目光落在背上,让顾闻T会到如芒在背是什么感觉。

    顾闻立即警惕起来,回头盯着J步外颜值不及格的瘦小nv孩。

    马花藤确实跟美丽、可ai之类的词汇没什么缘分。

    不认识她的人,通常会因为她太过普通平庸无害的外表忽略她的存在。

    而认识她的人,则会深刻地了解到在这副村头玩泥巴的小nv孩模样下面,埋藏着一只时刻咆哮着准备撕碎一切的暴龙。

    奇怪的是,尽管马花藤根本没有掩饰眼中燃烧的战意,她却一直没有对顾闻出手。

    在野营训练的一星期里,一切都乏善可陈。

    只有J个精力过剩的少年男nv公然藐视《野外训练注意事项》,半夜溜出野营玩传宗接代的游戏,结果被一群妖蚊亲切地问候了小PP。

    而自从出海时短暂的兴奋欢呼以后,学生们都显得特别安静。

    在孤独的大海上航行,除了蓝蓝的海水,就是飘着J朵白云的蓝天。

    “白云像什么?”这个无聊的素材成了学生之间J流得最多的话题。不得不说,人的想象力是没有边界的。

    同样一朵白云,居然能猜出J百种不同的东西。连白云自己都觉得惊讶,趁着风赶紧跑远。

    顾闻就更加孤立了。一条海船上500名新生,499名是应届高考生,只有顾闻这一个“推荐生”。

    更何况,这个推荐生竟然还是一个恐怖的咒术师。

    “一个咒术师如果在海船上发起疯来,除了船毁人亡,你能想到更好的结局吗?”

    同船的不少学生都哭着喊着要换船。

    无奈负责分配船只的是东海军团的军人。尽管只是负责新兵训练的教官,尽管他们的等级甚至不比新生高多少。军令如山,违令者斩。

    所以新生们只好小心翼翼地在船上尽可能跟顾闻保持距离。

    顾闻在船头望风,学生们都跑到船尾钓鱼。

    顾闻回到船舱休息,大部分学生都跑到甲板上锻炼身T。

    学校带队的就是那天让顾闻签署登记表的老师,名叫贺家强,刚刚应聘成功,就跟队出发。

    贺家强对顾闻的态度也很奇怪,不理不睬,偶尔说两句话,不是带着怨气,就是带着一种同情的神Se。

    唯一能够正常跟顾闻J流的,竟然只剩下了暴力nv马花藤。

    好吧,其实她也绝对不能算正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