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有道是,混沌生无极,无极生太极,太极生YY,YY生万物。YY调和是万物的根本。

    所以经过一夜充分的YY调和之后,顾闻神清气爽,身形挺拔,目光炯炯地站在长乐宫的丹墀前,直面大楚皇帝项燕时也不露半分怯弱。

    这是顾闻第二次面见楚皇,但上次是通过投影,跟直面真人还是不可同日而语。顾闻相信,以自己当初那点修为,直接觐见绝对会被压趴下。

    还好如今顾闻今非昔比,本身武力修为已经达到了七十级。说起来也是神奇,自从与罗素嘿哟之后,顾闻就像开了窍一样,武学等级开始突飞猛进起来。

    如今顾闻已经可以骄傲地宣布:“我顾闻在修习武技上泛善可陈,但是在修炼等级上已经算得上小天才了。”

    当然项燕的等级绝对要超过没有启用天赋的顾闻,到底是极限豪杰还是半步真人,顾闻并不知晓,也不敢随意进行探寻。

    实际上项燕身上并没有显露出武力等级的压迫,甚至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人。

    但是重重威压却通过项燕的环眼不断地渗透出来,甚至在长乐宫宽阔的宫殿空间中,引起了空气的波动,就如同高温灼烤下的沙漠,景象都有些扭曲。

    在蓝星时顾闻也见过不少企业老总、政府要员,却没有谁能有项燕的气势。

    直面青云大陆的真人,尽管在力量上超过了项燕,却单纯只是武力方面的压制,不像这种深入心灵的全面压制。

    顾闻却很好地保持了自己的仪态,甚至连脸上的笑容,也不曾变得僵Y。

    项燕紧紧盯着眼前这个传奇。四年前匆匆一面,印象里无非是一个脸带稚气的狡黠少年。尤其当时自己的宝贝nv儿还似乎跟他有点朦胧关系,更让项燕感觉不是太好。

    然而时至今日,尽管眼前的青年还不到二十岁,连髭髯都未长齐,唇上只有一撇绒mao,但是顾闻的气质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甚至敢于直面而没有任何畏惧怯懦的感觉,头颈背脊都如同标枪般笔直,双腿齐肩稳稳地站立,竟然跟自己隐隐有分庭抗礼的感觉。

    项燕在心底深处,隐隐有些不喜,脸上却如同春风化雨,笑道:“顾先生劳苦功高,年纪轻轻就立下数桩盖世功勋,竟然让孤赏无可赏,却是有些为难了。”

    顾闻也是微微一笑:“陛下过誉了,剿灭尸魔的功劳,都是诸位学者共同谋划。为了这个计划,自杀乱局者十五人,伪装投敌牺牲者八人,知情而忍死者凡九十一人。”

    “得天之助,托陛下洪福,数百人的努力终于侥幸成功,顾某只是其中一人,怎可独领大功?”

    “更何况,顾某在西部戈壁所为,让西部大军无用武之地,其实未必符合大楚国策,陛下不罚已是侥幸。”

    “虚怀若谷,功高不争,顾先生当真是高风亮节。我大楚得此良才,真是天命齐聚,何其幸运?”项燕哈哈大笑,对顾闻的态度表示赞赏。

    两人都是满面笑容,互相吹捧一大通之后,也算彼此试探出一些跟脚。

    顾闻其实早有预料,项燕对自己是Yu用且疑,虽然赞赏才智,却对自己的能量很是戒备。

    项燕则明白了顾闻还是坚持所谓“顾问”的立场,并不愿死心塌地地投靠自己。但是项燕也无法接受搁着这么一个传奇智囊不用。

    在一P亲切友好的气氛中,两人兜兜圈圈,已经表露了彼此的底线。

    顾闻是不可能宣誓向楚皇个人效忠的,但是在一段时间内全力辅佐项燕,这样还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一段时间是多长,以及全力是多给力,还是要看项燕的态度,以及两方的观念是否能较长时间保持大T一致。

    项燕很大度地表示尊重顾闻的选择,去留随意,却没有说明如果万一顾闻将来走到自己的对立面,是否会有所谓免死金牌之类的奖赏。

    大家都是聪明人,并不相信所谓免死金牌之类物事。

    实际上,在大楚两千多年的历史上,至少有三名堪称谋国大师的存在,他们受命开启国家改革时,就被赐下了免死金牌。

    但结果却是免死金牌并不能阻挡他们“被病死”“被刺杀”和“被消失”。免死金牌也在民间变成了一个笑话。

    项燕和顾闻两人,就像两个对阵的武林高手,小心翼翼地相对试探,兜了半个小时的圈子。终于楚皇项燕开门见山正面出招了:

    “顾先生,你以为天下大势如何?”

    顾闻脱口而出:“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哦?”项燕略微意外,手指轻扣龙案,沉Y道:“这话倒是颇有道理。那顾先生以为,如今这天下,是要合呢?还是要分呢?”

    不小心普及了一把《三国演义》,顾闻略微羞涩地摸摸鼻子,续道:

    “五亿年前洪流纪,鲲族统一位面,统治凡三亿年,莫名而灭,百家古兽族并起。”

    “一亿年前黑垩纪,怒龙族占据了近九成的陆地,后陨星坠地,大陆沉降三成,其余分为九洲,怒龙绝灭,万妖崛起。”

    “千万年前,太沧妖族占据了九洲之八,却因为异界蛮魔入侵,双方同归于尽……”

    “两万年前,我人族大帝孟元也有一统九洲的机会,却在远征南离大陆途中突然暴毙,以至于人族分裂为十九战国。”

    “两千年前,我大楚始皇帝项云天开国时,也有机会一统青云大陆,却因为尸魔大C,还有三军夺帅,最终只得四分天下。”

    “如今尸魔已灭,西部戈壁虽然广袤,却犹如J肋,急切间不可图。宋、楚、越三国分南北并立,立国已久,各有优势。”

    “宋朝最为富庶,航运遍及九洲,民众虽然文弱,器械却是精良,守长于攻,可谓人和。”

    “越国贫瘠,山川地理极其复杂,属下蛮民号称万族,桀骜不驯,擅常丛林、沼泽作战,算是得了地利。”

    “大楚最为强盛,武力居首,但是在宋越夹击之下,需要得天时而攻。攻则需倾举国之力。”

    项燕微微点头,抚须道:

    “顾先生的说法在理。宋越虽然略弱,却有着守备的优势。而且这两国背后还有宗派、外海势力的资助,绝对不是轻易能拿下来的。”

    “我还听说宋国已经派人去西部戈壁访查棱堡,准备在各处关隘建筑类似的建筑。”

    说到这里,项燕看了顾闻一眼,问道:“此棱堡造成攻守的态势更加不平衡,让大楚一统大陆平添了J分难处。听说这棱堡是顾先生化名所创。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不知道顾先生可有破解之法?”

    顾闻背心一凉,却镇定答道:

    “陛下不必忧虑,棱堡此物有三大缺陷,用于困住木乃伊一族还可以,要想依托棱堡防守我大楚精锐,却是痴心妄想。”

    “是吗?”项燕将信将疑:“愿闻其详。”

    又摸了摸鼻子,顾闻道:

    “棱堡此物,必须依托白茵石特制的钢化石板。白茵石是西莱族的特产,只在月湾岛以及附近的两座小岛上有出产。如今已经挖掘过半,绝对无法支撑宋国的建造计划。这是其一。”

    “第二,棱堡只适合在平原地带防守,西部戈壁一马平川,遍地碎石,将棱堡的防御力提升到了极限。一旦在山地部署,攻击方可以从高处进行大规模轰击,棱堡的优势就不明显了。”

    “第三,棱堡工艺复杂,防守面有限,不可用于大量居民。西部戈壁上小国居多,人口稀少,还可以支撑。”

    “而宋国人口茂密,除非遍地都是棱堡,否则放不下这许多百姓。而一旦百姓被俘,棱堡也就成了摆设。”

    “有此三事,陛下无需担心。如果宋国大兴土木修建棱堡,不仅劳民伤财,更破坏了原来比较完整的防守链条好纵深,反而容易对付。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项燕一拍桌案道:”原来如此,威名赫赫的棱堡竟然有这许多漏洞,却是孤多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