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面对顾闻的攻击,两个小队的佣兵惊恐莫名。通道狭窄,狂风、利箭分为两头堵截其他佣兵,两边正是剑拔弩张的时刻。

    顾闻突然强势爆发,一掌将两名强力队长拍成齑粉。又瞬间向他们发动了攻击。大部分佣兵们竟是反应不及。

    拳风狂暴,将整个通道四壁震得粉碎,露出了锰坦金铁打造的内衬,就像遭遇了舰艇对撞的船祸一样,狼狈之极。

    十余名佣兵根本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就被拳风像稻C一样卷起,在空中翻滚撞跌,纷纷爆散成一团血雾,连站双刃佣兵团对面的一些佣兵闪躲不及,也被席卷其中,轻则骨折筋断,重则当场横死。

    利箭小队的阵法师燕汉秋精心布置的十余路护身阵法,就像一连串肥皂泡般纷纷破碎。拳力落在P薄血少的阵法师X口,立即将他整个打爆。

    狂风小队的灵术师薄F余也显示了一下灵术的诡异,只见他忽然软化,像水银般向地面渗去。可惜顾闻的拳头不分青红皂白,将坚固的地面也刮去三尺,薄F余柔术再好,也只能遗憾地跟着地板一起碎成了渣。

    两道直通百米,打穿数个舱壁的窟窿出现在船舱中央。侥幸大难不死的佣兵们呆立半晌,忽然发一声喊向远处逃去。

    只剩下J个重伤的佣兵艰难地向远处奋力爬去,背后拖着长长的血线,显得凄凉无比。

    顾闻左右扫了两眼,大步向地上一人走去。那人身上H衫破碎,背上鲜血淋漓,却是利箭小队的符咒师路小娟。

    路小娟是两只小队唯一一个尚未身死的成员,并非本领特别强,而是她拥有替命符篆,可代替一次必死。

    可惜顾闻的拳力实在太猛,替命符篆当场破碎,路小娟却在拳风震荡的余波中翻滚跌撞,不知折断了多少根骨头,瘫软在地。

    见顾闻走到近前,路小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翻过身来。只见她衣衫碎裂,露出了大P大P白皙的肌肤。X前也是春光半露,在半条藕臂的勉力支撑下,显得更是饱满Yu出。

    路小娟长发披散,俏脸惨白,在刚才的惨烈情况下意外地竟没被毁容,只在额边擦出J条血痕,樱唇旁垂着一条细细的血丝。

    见顾闻低头看来,路小娟珠泪泉涌,嘤嘤啜泣着哀求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是刘灿他们动了坏心思,不关我的事。”

    “不关你的事?”顾闻微微一笑:“刚才是谁说我X命和仙石都保不住的?”

    路小娟哭道:“我也是被迫的。我一个弱nv子,如果不跟着队长,按佣兵的规矩说话办事,自身都难保。”

    “顾大人,您是威震天下的大高手,何必跟我一个小nv子斤斤计较。”

    “如果您还不解气,我可以为奴为婢,替您铺床暖被。我虽然是个佣兵,却洁身自好,现在还是处子,不信你可以验看验看。”

    顾闻看着路小娟的眼睛,问道:“刘灿是你的姐夫对吧?”

    “...是的…”路小娟大口喘着气,故意在起伏间,将X前破碎的衣衫碎P向四面撑开:“我姐姐路小兰就是为了保护刘灿才死掉了,我恨他。你杀了刘灿,算是为我姐姐报仇了,我一点都不怪你。”

    轻轻叹了口气,顾闻站直了腰,摇头道:“这话说的。怎么我长得很像怜香惜玉的样子吗?”

    路小娟还待多话,顾闻轻轻一掌拍下,顿时将路小娟拍成了一团血雾,坠入下层船舱不见了。

    J个在远处卖力爬行的重伤佣兵见状,惊恐万状,爬得越发地快了。

    顾闻挥了挥袍袖,强大的气势忽然瞬间收敛,又跌落到了低阶地仙的境界。不过如果仔细观察,顾闻的等级比爆发强还是略微提升了一两级,这算是打怪收获得救经验吧。

    踏着满地狼藉,顾闻走回了双床小舱。凤无双呆呆地贴着墙壁站着,神Se有些黯然。

    暗叹一声,顾闻走过去轻轻拉起凤无双冰凉的小手,柔声道:“怎么了?被夫君的超强实力吓到了?”

    凤无双勉强一笑:“没有,夫君这么厉害,双儿就放心了。”

    顾闻笑道:“这只是一种爆发的天赋,短暂爆发完了,恢复正常,还是要双儿保护夫君的。”

    凤无双展颜一笑,却道:“夫君,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这样闹腾一回,远足者号是不能呆了。我们找个小船离开吧,希望远足者号的老板不要让我赔偿破坏船T的损失。”

    这时船长何定暄的声音蓦然响起道:“尊敬的顾先生,何某失礼了。竟然让一位上位强者委屈住在狭窄的下等船舱当中。这些碍眼的舱室全部毁掉也是应当。”

    “顾先生要走,何某自当奉送最好的战舰。不过远足者号正在危急关头,如果顾先生愿意屈尊留下,鼎立相助,何某自当以大礼奉上。”

    顾闻微微一笑,大声道:“远足者号似危实安,何船长无需担心。顾某力量有限,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厚颜向船长借一艘中型救生船,足矣。”

    何定暄叹息一声道:“区区一艘邮轮,确实不值当尊驾出手。顾先生既然这么说,一艘中型救生船而已,尽管拿去。”

    说着顾闻面前的虚空之中突然闪现出一副舱室图,在舱室某处标定了一艘样貌普通的中型救生船。

    顾闻抱拳道:“承蒙船长盛情,将来如有机会,顾某愿意出手一次。”

    何定暄大喜,一个超级高手的承诺,足够让他在顺风速运里的地位扶摇直上。虽然这个高手看起来不是太靠谱,不过高手多数脾气古怪,行为孤僻,也是正常。

    但是一个高手与道则融会,不会轻易食言。何定暄等于有了一件附身符。

    至于远足者号虽然刚才有点危险,但是自从顾闻强势爆发以后,局面却突然有了变化。

    要知道800级高手的灵压,只要本人放开压制,足以传出千亿里。顾闻威压一放,大半个战场都有感知。

    古元、横行两大佣兵团的星战军团长,算是在场最强手,也不到700级。虽然顾闻的灵压有点古怪,但800级高手都是镇压一方的超级大佬,就算再有伤、被封印,也不能轻易得罪。

    需知这样的高手所消耗的资源,是一般势力无法承受的。所以高手背后必然有强大势力的存在。

    十大佣兵团虽然在须渊星系已经算是强大势力,相比那些独霸一个甚至数个大星系的老牌宗族,却根本拿不上台盘。被顾闻一镇,两大军团长心生疑虑,连核心战场的战争烈度也稍稍跌落了一分。

    至于临近远足者号,企图图谋不诡的J个小佣兵势力,更是被吓得P滚尿流。远足者号上竟然猫着这样一尊大神,谁敢得罪。

    本来已经准备出手的J十位大仙陡然在空中刹车,然后彼此恶狠狠地缠斗起来。远程P火也突然转了方向,互相之间打得热闹非凡,结果让这一P的战争烈度增加了好J倍。

    但是打得再激烈,也没有任何“流弹失误”飞向远足者号了。

    这就是一个现实的世界,只有实力才能赢得尊重。

    顾闻拉着凤无双,按照何定暄所指的路径向救生船进发。沿途之上,一群群佣兵如同见了瘟神一样,躲避不迭。

    偶尔有两个mao头小伙子不知厉害,想冲上来打劫这对“新手菜鸟”,立即被旁边的人拖住拽回。甚至有个太嚣张的小家伙被一群老佣兵围殴了一顿拖走。

    顾闻刚才表现出来的X格,显然是一个深沉Y险、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的强者。其实这样的强者形象,是符合大众预期的。

    所谓强者的宽容、慈和、大方和风度,其实都是弱者们想出来安W自己的东西。强者尊严,不容冒犯,这才是仙界的现实。

    所以没人敢出现在顾闻两人的视线范围内,甚至连打劫放火的痕迹也被佣兵们提前清理了,免得引起高手的不爽。顾闻一路行来,竟然是畅通无阻。

    凤无双一直沉默地跟在顾闻身后。顾闻展现出来的超强实力,让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一时还无法放下。

    两人弯弯绕绕,通过J道敞开的密门,来到了一间救生艇室。

    跨星系邮轮按照星际航行公约,必须装载足够所有乘客逃生的救生船、救生艇。尽管绝大部分情况下,星际邮轮的安全X都很高。而且如果连星际邮轮都不能避免的危险,依靠这些救生船、救生艇更加不行。

    但是对于星际航运,仙界有专门的行会进行统一管理。这些装备、设施在行会看来是必须具备的,也是批准航运的前提之一。

    平时这些救生船都是锁在救生艇室里,开启舱门法阵的口令只有船长、大副等寥寥数人知晓。

    不过强者有要求,何定暄自然要F务到家。

    顾闻走过的所有的舱室现在都是开启的。承诺送出的中型救生船的舱门口令也被恢复到出厂状态,等顾闻抵达后自行设定。

    看着舱门大开的碟型救生船,顾闻脸上露出了微笑。至少这次的F务,顾闻是非常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