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两名校卫用挠钩搭住被电得里N外焦的路天南,把他拖出了阵法区。

    站得远远看热闹的宏祥新生们议论纷纷:

    “又是一个不自量力的。”

    “这位大叔装束有点奇怪,应该是新来的老师吧?”

    “老师?这种人也配当老师?”

    “肯定是为了追求咱家子祺才跑来当老师的,为老不尊啊。”

    路天南昏迷不醒,不知道自己的教学生涯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被罩上了厚厚的乌云,前程堪忧。

    这时一个小胖子推着餐车出现在80号大楼前,引起了一阵S动:

    “快看,李师旷又来给咱家子祺送餐食了。”

    “咱家子祺又漂亮又有才,就是太宅了点,从来不到食堂用餐。”

    “她要是到食堂,被你们这么一大群人Se咪咪的盯着,还能吃得下饭?”

    “李师旷”把车推到门口,大声道:“老钟,要吃饭就赶快把阵法关了。”

    “老钟?李大师虽然做得一手好菜,但是也太没情Q了吧?”

    “抓住一个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她)的胃。没情Q才好,不然咱家子祺让李师旷拐走了,我们就没戏了。”

    “安啦。就凭李师旷那副模样,咱家子祺怎么可能瞧得上?”

    “有本事你等下当面跟他说去。”

    这时80宿舍楼前忽然蓝光闪烁,露出了一个一米来宽的通道。

    李师旷慢吞吞推着餐车进去,一面走还一面嘟囔:

    “老钟,不是我说你,这样宅下去你连男朋友都找不到,还是赶紧找人嫁了算了。”

    大楼里一P沉默。

    李师旷推开门,露出Y暗的宿舍楼走廊。模模糊糊之间一个白Se的身影站在楼道深处。

    外面脖子伸得老长的牲口们激动了:

    “子祺!子祺!”“nv神!”

    “出来晒晒太Y啊子祺。晒太Y能预防感冒、避免近视、有益血管健康、提升激素水平、增强免疫力、避免抑郁症,还能延长寿命呢。”

    “咦,老兄,很有研究啊?”

    “那是,为了这套说辞,我可是在图书馆翻了大半天的书。”

    “那书上有没有说晒太Y的坏处?”

    “晒太Y还有坏处?什么坏处?”

    “P肤会变黑啊。咱家子祺这么白N,你想让她晒黑,什么意思?”

    李师旷嘴里叨咕叨咕,将餐车推进走廊,然后又将上次留在这里的餐车推出来。这种特制的餐车设置有防腐、保鲜、保温的符阵,可以保持食物一周不变质。

    李师旷也只需要三天送一次餐就可以了。

    推着餐车出了走廊,李师旷回头招手道:“老钟,保重身T啊,别整天憋着写什么情歌,年纪轻轻的你懂啥啊?有什么想吃的记得发通讯给我。”

    钟子祺也摆了摆手,冷声道:“再见!”

    门外的新生们集T陶醉了:

    “咱家子祺的声音真好听啊,就像夏天里喝了一碗冰泉水,爽啊!”

    “子祺是你家的吗?必须是咱家的。”

    “都一样,都一样,子祺是咱们大家的,简称咱家。”

    李师旷推着餐车往回走。刚走出符阵范围,蓝光再次闪烁,刚才留出的通道关闭。符阵又恢复了全面封闭的状态。

    如果要做一个宏祥新生五大天王排名,大歌手钟子祺不用说绝对是头名。

    厨艺大师李师旷因为做得一手好菜,征F了众多男nv的胃和心,位居第二。

    Y诗如同买白菜的大诗人陶远明位居第三,异术士文过第四。

    从来没有露过面的大乐师俞伯亚J乎每什么名气。甚至很多人直接将他排除在外。

    虽然跟钟子祺的如日中天没法比,厨艺大师李师旷在新生中的名声也是非常响亮。

    子祺“隐居”了,新生们的注意力又转到了李师旷的身上。

    开始不断有人跟李师旷打招呼:

    “李师兄好!”“李天王好!”“李大师什么时间再发布新菜啊?”

    李师旷笑眯眯地挥着手致意,随口回了两句,眼神就开始涣散,嘴里喃喃念着:

    “豆豉花菇J的花菇是开十字花刀,还是直接切粒比较好呢?十字花刀保留了花菇的浓香,可惜豆豉味就浸不进去,需要用文火慢烧二十八分钟。相反如果用花菇粒,这个……”

    没得到回应的新生也不以为意。四大天王个个都十分有个X。天才嘛,有点个X才对。

    李师旷就这么一路念叨着,自顾自走掉了。

    随着学生、教师队伍的不断扩大,李凯复校长的脸上已经掩饰不住喜悦,看着谁都很顺眼,笑眯眯的。

    直到一群穿着白Se官F的临海城卫生局的官吏大摇大摆走进校门,李校长才收敛起发自内心的笑容,换上了另一种官样笑法。

    这群官吏以一个五十多岁的矮胖官员为首,但只要发话的,却是这个官员旁边一个年纪略轻,同样矮胖的小吏。

    这个小吏见到李校长,也不行礼,很不客气地直接发话道:“你是宏祥技校的李校长?”

    李校长不卑不亢地点头道:“不错,我就是李凯复,不知道卫生局各位长官光临鄙校,是有什么指示?”

    矮胖小吏扬着头道:“有人告发你们学校无证经营餐饮业,非法牟取暴利,这个情况属实吗?”

    心里微微一动,李校长笑道:“这位长官贵姓?我们宏祥技术专科学院是进驻临海市的第一批高等学府,从来都是遵纪守法,无证经营这种书,不知道从何说起?”

    矮胖小吏冷哼一声:“这位是我们卫生局的厉局长,我是餐饮证照科的科长史可朗。我们厉局长亲自带队来过问这件事,肯定不会空口无凭。”

    李校长惊讶道:“卫生局的局长不是姓文吗?我们前J天还在一起喝酒。这么快卫生局就换人了?恭喜高升啊,厉局长。”

    厉局长冷哼一声,脸Se不愉。史可朗急忙道:

    “厉…副局长是主抓餐饮合规的。你不用东拉西扯。mao猛,你过来。”

    队尾一个穿着卫生局小吏衣F的中年男子缩手缩脚地走上前来。这人却是当日在宏祥水席发布会上口出不逊的粗汉。

    这个粗汉当时将所有厨师和食客都得罪光了。只见他脸青面黑,这J天显然是吃了不少苦头。

    史可朗指着粗汉道:“一周前,你们学校搞了个什么宏祥水席发布会,mao猛当时参加过,那个厨师叫什么?李师旷是吧?”

    “我们核查过他的身份,在我们卫生局证照科没有登记过。居然敢非法经营,胆子不小啊。”

    李校长拍了拍额头,笑道:“是我们疏忽了。原来厨艺大师也需要亲自到卫生局证照科登记,我还以为会有人主动把证件送上门呢。抱歉抱歉。”

    史可朗鼻子一抬:“抱歉有用,要我们证照科来做什么?”

    李校长笑道:“是是是,这个是我们校方的问题。不过下次见到小文,我倒是要问问,不是说临海城的政府机关,是以客户为中心,最人X化的吗?怎么突然又变回官僚作风了?”

    史可朗冷笑一声:“不管怎么说,先让李师旷跟我们走一趟吧,至于非法经营使用的学校厨房,也需要暂时查封。李校长放心,等十天半个月事情查清楚了,学校厨房还是可以恢复营业的。”

    微微一愣,李校长惊讶道:“奇怪,为什么李师旷同学要跟你们走一趟?”

    “装什么糊涂?他非法经营。”史可朗态度强Y。

    李校长笑道:“我们疏忽只是还没去办证。李同学可没有非法经营。”

    “没有证照还不是非法经营?”史可朗微怒道。

    “李同学只是烧了J桌家常菜,免费招待大家吃了一顿,就像家里请客一样。这可算不上经营,不是经营,当然就不算违法咯。”李校长一挥袖子,风轻云淡。

    史可朗跟厉局长互相对了一眼,两人都有点意外。

    “不信你可以问问这位…猛mao兄,他那天吃了那么多,有给钱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