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看着眼前一大堆的秘笈、法器、道具,顾闻眼睛放光:

    “好东西啊,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我刚把《隐气术》学会,进阶版的《匿气术》就自动出现,还附加了这么多宝贝。果然是时来运转。”

    一把将一大堆好东西搂过来抱在怀里,顾闻笑道:“李校长,这怎么好意思呢?”

    李校长大度地一挥手:“不用客气,这些东西都是我用剩下的,你尽管拿去。”

    “用.剩.下.的?您老人家用这些东西都G啥了啊?”

    “放心,我都是拿来是做科学研究的,比如夜观星象什么的?”

    “夜观星象?晚上看星象还要施展易容术、匿气术、缩骨术,戴人P面具、假发。这谁信啊?”顾闻暗自腹诽:“看来面具、假发什么的拿回去都要先好好洗洗。”

    “文同学,除了这些东西,我们还给你准备了分身的通道,你来看。”

    李校长点亮符灯,凭空又变出一卷大大的图纸,将它摊开在床上。

    顾闻走过去一看,这是一张学校建筑布局图纸。但是在很多楼房和房间中都标记了红Se的虚线。

    指点着红Se的虚线,李校长介绍道:“文同学你看,这里是我们现在位置,新生区18108房间,这面墙上的镜子,其实就是一个秘密通道的入口。这样的入口,这栋楼里大概有20个。”

    “然后这些入口,统一会汇集到这栋楼门口的传达室。”

    “传达室的衣帽间,又有一个秘密通道,通到别的楼的传达室。你看,这里,这里,这里…”

    李校长指点着:

    “我已经叫人在14,36,67,80四栋楼上登记了四个名字,分别是厨艺大师李师旷、大诗人陶远明、大乐师俞伯亚、大歌手钟子祺。”

    “加上你是异术士文过,我们宏祥就有了五大顶尖新生。”

    顾闻忽然指着地图上的一处问道:“李校长,为什么这J栋楼秘密通道特别密集,J乎每个房间都有?”

    李校长随口道:“这里以前是纺织分院的…额…这些细节无须在意啦。”赶紧又掏出一张纸:

    “你看,这是我们连夜赶制的招生广告,效果还行吧?”

    顾闻接过来一看,只见红纸上面写着J个墨金大字:“群星聚会,宏祥发威;错过机会,终生后悔!”

    后面巴拉巴拉一大堆,无非是强调宏祥如何如何牛掰。

    下面半页又是J行魔金大字:

    “快来加入宏祥吧!”

    “我是49级异术士文过”

    “我是44级厨艺大师李师旷”

    “我是48级大诗人陶远明”

    “我是47级大乐师俞伯亚”

    “我是50级大歌手钟子祺”

    “我们是宏祥新生五大天王”

    “我们在宏祥等着你!”

    顾闻惊讶道:“咦?这个广告词不错啊,谁编的?”

    “就是陈诚那个小胖子啰。小陈这个人啊,聪明灵光,心思活跃。要不是他爸跟我是好兄弟,他早跑去当什么策划人去了。”

    “看不出陈老师还有这本事?”顾闻大为佩F:“但是这些人的等级都不对啊,这样没问题吗?”

    李校长笑道:“这个是故意的,等级高些吸引力就更大。”

    “不过你不用担心,除了掩藏罡气,《匿气术》是可以随意调低调高罡气以下等级的。”

    “至于其他J个职业的等级,除非有专门的法器和专门的测试,是很难清楚判断等级的。”

    “哦”顾闻又问道:“但是我一个人时间有限,能同时扮演这么多人吗?”

    李校长又掏出一张纸:“你放心,每个角Se我们都进行了清晰的界定,安排了周密的时间表,保证不会穿帮。”

    “首先,这五个角Se里,文过是本Se演出,但是你还是要表现得孤傲一点,经常花大量的时间闭关修炼异术,除了睡觉,一天有18个小时都在修炼。”

    顾闻点点头:“好吧,那基本上文过这个人就不用出现了。”

    “其实这五个角Se,都是那种傲气不合群的。天才嘛,怎么可能跟普通人客客气气的。”

    “厨艺大师李师旷,喜欢闭门研究菜谱,除了隔三差五有道新菜出炉,基本上看不到人。”

    “大诗人陶远明,喜欢游历名山大川,寻觅灵感,绝大多数时间都不在学校,十天半个月写首诗词就足够了。”

    “大乐师俞伯亚,和师姐柳月一起钻研最新出现的新乐器吉他,这个就更花时间了。”

    “这个柳月是哪位?”

    “嘿嘿,正是内人。”

    “尊夫人竟然也是大乐师,失敬失敬。”

    “嘿嘿,运气运气。最后一个大歌手钟子祺,这个角Se比较特别。”

    “怎么个特别法?”

    “钟子祺是一个孤高清绝的歌手,从不理会凡尘俗世,喜欢在半夜的时候,在大乐师楼楼顶上高歌一曲。”

    “夜半歌声?好吧,这五个人都挺奇怪的,好在都不怎么占时间。”

    “文同学真是深明大义。这四张人P面具都已经预先对应好了。还有J张是在外面换场的时候用,毕竟五个人都太有名,换谁都可能被人围堵。”

    “我们还考虑了很多应急方案,比如我们可以让一个年轻老师带着陶远明的面具在某个名胜古迹出现J次。”

    “比如说必要的时候,我可以请内人戴着俞伯亚的面具在公开场合谈两首曲子。大不了我跪两天琴弦就是了。”

    顾闻感动道:“想得真周到,不过跪琴弦是什么路数?”

    李校长云淡风轻:“就是跪在琴弦上,不许碰到琴,也不许发出声音。这个是我们李氏的祖传秘技,不足为外人道也。”

    “佩F佩F!”

    “好说好说!”

    谈完了化身为五的设定,李校长又掏出一个本子:

    “这本计划书里面对宏祥五天王的作息时间,J时出现在公共场合,呆多久,周围有哪些人在一旁待命,预防意外情况等等都做了详细的说明。”

    “相信以文同学的聪明才智,加上我们宏祥全T32名校领导、教师,以及家属的全力配合,宏祥一定可以招满生员,避免被强拆的命运。文同学,一切拜托了!”

    说着,李校长深深鞠了一个躬。

    顾闻急忙还礼。

    李校长见事情总算有了转机,心怀大畅,夸奖了顾闻J句,就念动咒语准备钻进镜子后的秘密通道。

    顾闻急忙道:“李校长,别走!还有事情没J代呢?”

    李校长半条腿隐在镜子里,回头奇怪道:“还有事情?这个计划是经过我们全T学校领导和教师反复推敲,足足花了一个通宵才定稿的。绝对万无一失啊。”

    “你们的计划没问题了,还有我呢?”

    “你?你还有什么别的安排吗?难道你要去读别的学校?文同学,千万不要啊,我们宏祥求贤若渴……”

    顾闻笑道:“我既然已经入学宏祥,就不会朝三暮四。”

    李校长伸出大拇指:“文同学高风亮节、深明大义。真是学生中的楷模。放心吧,将来你毕业的时候一定能够在学校广场上留下雕像,供后来的同学们瞻仰的。”

    “就那个正方T的雕像?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方了。”顾闻不怎么感冒,伸出右手,手掌摊开,四只指头向上勾勾道:

    “既然我这么高风亮节、深明大义,是不是需要给点什么表扬呢?”

    “表扬?什么表扬?”李校长茫然。

    见李校长不上道,顾闻只好实话实说:“我这么辛苦,一人扮演五个角Se。是不是该有点什么物质上的贴补啊、辛苦费啊、劳务费什么的?”

    李校长恍然大悟:“这个啊,我刚才不是给了你大堆秘笈、面具、道具了吗?这些东西都是有钱买不到的,很贵重的。”

    顾闻道:“这些东西都是演戏必备的。你总不能拿戏F来奖励演员吧?再说就算龙套,至少也也发个盒饭什么的吧。”

    李校长面露难Se:“文同学,你也知道,我们宏祥因为招不到新生,经济一路下行,已经沦落到卖地为生了。老师们的工资也很久没发了。给你的报酬可否等人招齐学费收上来再说?”

    顾闻笑道:“李校长不用为难,我文过不是趁火打劫之人。只要你答应我两个小要求就行了。”

    “是哪两个要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