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宏祥大食堂的厨房里,顾闻又变身成小胖子李师旷,穿着白Se的大厨F掌勺。

    小面馆大师傅袁通在一旁打下手,另一边长得精瘦的高个子青年,就是宏祥技术专科学院硕果仅存的厨艺教授“黑暗怪厨”丁汝才。

    顾闻一面手下如飞,一面跟两个帮厨讲这套菜谱的特点:

    “这套菜,我取名叫‘宏祥水席’,一共二十四道菜。”

    袁通惊叫一声:“二十四道菜?这么多?太吓人了!李大师傅果然是天才。”

    本来在袁通的预料中,还以为李师旷要发布的菜谱是四个菜,最多八个菜,没想到居然有二十道。

    丁汝才也有点激动,他虽然是有名的“黑暗怪厨”,喜欢搞点新奇的黑暗料理,却没有创出一套菜的本事,当下问道:

    “李大师,这套菜为何取名叫‘水席’?”

    顾闻手上不停,口中淡淡答道:

    “这套菜J乎每样热菜都是以汤水见长,这是其一;其二是上菜有特定的次序,吃一道换一道,上菜像流水一般,因此名为水席。”

    “首先,要在席面上先摆四荤四素八大凉菜。”

    “这八个凉菜分别是F—龙凤蛋衣;礼--鹿筋白躬;韬—五香腐卷;Yu—J犬腰花;艺—雀舌翠莲;文—青笋素鲤;禅—云耳秋葵;政--雁脯鹅掌”

    “这H袍加身,是以薄如透纸的蛋H为蛋衣缚于菜上,红绿丝在蛋衣上缀成龙凤图案,为H袍加身之意….”

    顾闻一面在金HSe的蛋衣上点缀红绿素丝,一面解释道。

    袁通略有不安道:“李大师傅,这套菜既然是你独家所创,还是自己保密为好。我二人不是你的嫡传弟子,能够在旁观看已经是幸运。就这么直接学去,却是不好啊。”

    顾闻冷哼一声:“迂腐!菜是什么?就是给人吃的。发明一两样菜肴,鄙帚自珍,传自不传婿,或者只教亲传弟子,造成各种好菜失传。真是L费。”

    袁通尴尬道:“这个也是约定俗成,毕竟发明一个菜也很不容易,就这么被别人轻易学去,那发明者吃什么?谁又愿意发明新菜,都等着抄好了。”

    手上忽然一停,顾闻想了想,点头道:“这话说的在理。但其实有其他解决方法。”

    袁通和丁汝才一齐问道:“什么办法?”

    保守传承断绝和开放无人创新的问题,困扰厨艺界已久。其实各个手艺行当都有这样的问题,“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

    顾闻道:“其实只需要要设立专利。”

    “专利?是什么东西?”袁通和丁汝才又一齐问道。

    “专利就是创造发明人专有的利益和权利。比如这个菜,里面有我发明的各种独门厨师技巧,我向专利保护局申请专利,任何人要做这道菜,都需要向我提供一笔专利使用费。”

    “如果不付费直接盗用,就是违背专利法,将被罚款甚至坐牢。”

    “这样既能保证发明人的权益,又不用担心好的菜肴不能推广。”

    顾闻简单跟袁通和丁汝才科普了一下《专利法》,没想到两个大厨反应非常强烈:

    “好主意!这可是绝对有利于厨艺界发展的好办法。”

    “不行,我要赶紧跟朋友商量这事去。”袁通急不可耐。

    顾闻用刀背敲了敲案板:“急什么?这事不是一蹴而就的,至少要通过帝国立法院。现在好好跟我学做菜。”

    丁汝才道:“李同学,你的宏祥水席要不要收那个…专利费?要不我们先J费再学不迟。”

    顾闻没好气地道:“区区一个宏祥水席二十四道菜,值得这么大动G戈吗?我叫你们来就是让你们先学会,以后宏祥食堂每个月至少开一次水席。”

    “我李师旷的目标可是星辰大海,怎么可能天天重复做一样的东西。”

    袁通和丁汝才都F气了:“二十四道一套的大菜,居然只是区区。妖孽的世界我们不懂啊。”

    手上动作不停,顾闻C促道:

    “快点,不要让外面的人久等。就算要推行专利法,没有足够的名气地位,也推不动。”

    “先叫传菜员把八个凉菜上桌。”

    宏祥的新学员们早就在厨房门口待命,听到召唤,急忙排着队进来,端起一盘盘凉菜,流水般送上桌去。

    其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宏祥广场上早已挤满了人。

    因为人数太多,除了一些地位尊崇的贵宾,厨艺大师以及J位退休的厨艺界名宿保持十六人一桌。

    其他桌都加了小方凳。人数最多的一桌,足足挤了三十号人。

    为了品尝新菜,好多人都故意不吃早餐,空腹而来。到这个时间早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有些X子急的已经开始小声抱怨,但是有一群大佬压阵,还不至于起S乱。

    这时近百名身穿灰Se衣F的新学员端着盘子、碗排着队走了出来。将八个凉菜依次放上桌面。

    这些凉菜无一不是细致精巧、Se泽艳丽、香气扑鼻。偏偏没有一样菜式之前有人见过。

    刚才鼓噪的人反而不敢贸然动筷子了。

    大家的眼睛一齐望向了坐在正中间主宾席上的白发老叟。

    这位白发老叟名叫魏涯,其人瘦小枯G、形容枯槁、身披麻衣,看起来普普通通,像个乡下老农。

    但是圈内的人却知道,魏涯曾经是京城御厨,在厨艺界算是泰山北斗般的人物。

    魏涯见大家望着他,呵呵一笑:“大家太客气了。我早已退隐多年,现在只是个乡下老头,来蹭吃蹭喝的。”

    众人一齐力捧J句,魏涯笑道:“这宏祥水席制法讲究,跟艺术品一样,大家都舍不得吃。”

    “看来还是要我这个糟老头子来先动筷子,煞风景才行啊。”

    说着不再谦让,拿起筷子在雀舌翠莲中夹起一根翠莲,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半晌叹息道:

    “莲如画,雀鸣春,这是喻如画江山,歌舞升平的意思。Se香味形神俱全,兼有上佳寓意,这套菜了不得啊!来来,大家请,大家请!”

    魏涯开了头,大家不再谦让,纷纷挥动筷子开始夹菜。

    一时之间,宴席间惊呼之声四起:

    “好!”“妙啊!”“太香了!”“太好吃了!”

    “喂喂别夹这么多,盘子都快空了。”

    “哇!给我留一块!”“靠!要菜不给,要命一条!”

    不管广场上闹腾,顾闻在厨房中继续教育两个大自己好J十岁的“徒弟”:

    “接下来的是十六个热菜,前四个大菜称为四镇桌”

    “四镇桌分别是牡丹燕菜、葱扒虎头鲤、云罩腐**R、海米升百彩。”

    “牡丹燕菜的制法如下:将东关大白萝卜去P纵切细丝,放清水中浸泡15分钟,控水后沾匀一层细绿豆淀粉,上笼蒸5分钟取出晾透,将粘连的萝卜丝撕开,拌入少许精盐,再上笼蒸5分钟即成为‘素燕菜’。”

    “因为时间关系,素燕菜可以提前P制。”

    “正式做菜时,将‘素燕菜’垫于汤盆底部,M上熟J丝、熟火腿丝、J蛋P丝、笋丝、海参丝、鱿鱼丝等什锦配料。

    “用蛋H糕切P在中间摆出一朵牡丹花,浇入清J汤,调入盐、料酒、上笼蒸透入味,下笼后再调入香醋、胡椒粉、香油。这道菜就成了。懂了吗?”

    袁通和丁汝才看得眼花缭乱,赶紧用心记忆,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跟着师父学艺的时间。见闻随口答道:“懂了,师父。”

    顾闻也没怎么在意,继续介绍道:

    “葱扒虎头鲤必须用孟津长须鲤鱼为主料……”

    “……”

    “跟着走的八样中菜是‘快三样’、‘五柳鱼’、‘鱼仁’、‘J丁’、‘爆鹤脯’、‘八宝饭’、‘甜拔丝’、‘糖醋里脊’。”

    “这些菜每上一样大菜,必须带两个中菜,这个名堂叫‘带子上朝’,次序不能乱。”

    “做好一道就上一道。吩咐传菜员上菜,”

    顾闻在上百个灶台间游走,幸好他现在已经是精英级的战士,就算不开启“偷梁换柱”,也尽能赶得上。

    一边不断有新菜不停上桌,一边F务生将空盘子空碗盆收走。这些盆子碟子无一不是被吃得GG净净,连汤水都被喝得一G二净。

    虽然对今天的热闹情况早有预料,顾闻已经将所有菜式做成三倍超大份,仍然顶不住数千人的哄抢。

    此时厨房内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顾闻一边飞快地炒菜,一边继续传授经验:

    “四镇桌八大件上完了,先上主食,然后上四个压桌菜:‘鱼翅cha花’、‘金猴探海’、‘开鱿争春’,最后一道是‘酸辣蛋汤’。”

    “……”

    “酸辣蛋汤制法简单,用青菜、番茄丁、木耳P、笋P、金针段、高汤烩酸辣汤,勾流芡推匀,淋入打散的蛋Y,起蛋花时端离火口,淋香油盛入汤碗内即可。”

    顾闻终于搞定了最后一道菜,擦着汗水停了下来,问道:“怎么样?记清楚没有?”

    袁通和丁汝才齐声答道:“记清楚了,老师。”

    最后一道酸辣蛋汤上了桌,魏涯看着菜式呵呵一笑,用小碗装了一碗,三下两下饮尽。叹了口气道:

    “今天不虚此行啊。长江后L推前L,我这个老L,还是回沙滩上呆着吧。”

    说着笑眯眯站起来就往校门外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