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那普拉斯并没什么畅聊的兴趣,在下一个瞬间,他的攻击就到了赵宫明的面前。那普拉斯的攻击是一根细线,其实就是从他的那根牙签一样的触手变化来的。

    骤然伸展的细线看不到尽头,粗细可以按最细的颗粒来计算。但是这样一根细线划过,整个空间似乎都被裁成了两截。细线之后,一条黑暗的空间伤痕,久久不能愈合。

    赵宫明从一介散仙一步步登上财神果位,虽然不是战斗狂人,战斗的技艺也是非同凡响。瞬息间,他已移开亿万里,同时持咒攻击。

    刚才两件规则法器不能建功,并不能说明那普拉斯比赵宫明要强。毕竟大道三千,小道无数,各种道则之间相互克制。“财富还原”“钱财镇压”虽然强大,也不是无往而不利。

    赵宫明是财神,但并不意味着他不懂其他仙术的应用。持咒中,金木水火土五行攻击、四象镇压、YYJ征乃至剑意刀锋,各种仙术如同狂风暴雨般向那普拉斯轰击过去。

    一个神尊级别的高手全力出手,声势果然惊人,连周围数万亿里内的混沌灰雾也被驱散G净。

    但是显然这种级别的攻击,对那普拉斯仍然不够。

    在赵宫明看来,那普拉斯尽管一直不曾显露真正的修为,但是最多是大罗金仙顶级的实力,并没有达到神尊这个级别。

    在这一轮对攻中,那普拉斯除了一根可以切割空间的细丝,并没有显露特别强劲的仙术。闪避的身法也并不快。唯一惊艳的是他超强的控制力。

    在狂暴的万法攻击之下,那普拉斯就在方圆亿里范围之内反复挪移,将所有仙术一一避开。对于一些带有追踪、标定X质的仙术,也会用特别的步伐引着仙术间对冲抵消。

    真正使用细丝迎击的,只有寥寥数次。但是每次切割的位置都极为巧妙,总是落在仙术内核神符的节点点,将强大的仙术一击而散。

    两人J战超过三天。那普拉斯夷然无伤,只是经过长期战斗之后,从一只大蛋,变得越来越像人了。

    而随着那普拉斯越来越像人,其手法也越发老辣,一根细丝从右手食指间吞吐蜿蜒而出,攻势越发凌厉。

    蓦然赵宫明全身爆发出强大的仙压,人却向后飞速退去,直到万亿里之外,才站定。

    却见他刚才停留之处,却有一段黑Se长发,飘飘然在虚空中飞扬,又很快燃烧成一团金Se的焰火。

    “好本事!”赵宫明哈哈大笑:“自从混沌蠓虫之后,我赵宫明已经有十万年未曾受伤了。那普拉斯,你能伤我一根毫发,就算是身死道消,也足够骄傲了。”

    那普拉斯不动声Se,指尖那根细丝悄无声息地缩回了食指当中。此刻他已经有九分似人,只是通T莹白,全身没有一根mao发,面上虽然带笑,眼睛里却没有一丝人类情感。

    赵宫明盯着那普拉斯的眼睛,心中却是微微一寒。在仙界数十万年,赵宫明也见过无数冷酷无情的仙人,修炼到深处,看起来J乎没什么人味。

    但似那普拉斯这般绝无情感的,却是首次见到。

    “你不是人类,你是什么?”赵宫明大喝道。

    “我吗?”那普拉斯又是一笑,只是他虽然眼弯嘴角上翘,拉出一个标准的笑容,眼中仍然是毫无情感:“我是那普拉斯,全知全能之妖。”

    “全知全能?”赵宫明冷笑一声,抬手指天道:“就算高高在上的那位,也只敢说遍知而已。你也不怕吹牛闪了舌头?”

    那普拉斯悠然道:“不劳财神爷挂念。总有一天,我跟那位必然有一场决战。现在,还是请财神归位吧。”

    说着那普拉斯的右掌突然延伸,变成无数条蜿蜒的细丝,犹如群蛇狂舞。

    赵宫明怒喝一声:“好胆!”右手一挥,数万张符篆被他抛洒出来,向那普拉斯轰去。

    这些符篆无疑不是万金难觅的极品,随便一张,就能让控制一个星球的大家族倾家荡产。却被财神赵宫明像丢垃圾一样随手丢了出来。

    同时左手一挥,数千柄仙器呼啸着飞出,杀向那普拉斯。

    这些仙器至少都是极品后天灵宝,大部分都自带器灵。在主人财神的指引下,器灵们尖叫着C动仙器向那普拉斯四面狂攻。

    要比符篆多、仙器强,谁能比得过财神。赵宫明随手抛出的两把东西,足够买下J个星系。这种土豪行径,也只有财神赵宫明才有底气用。

    强大的阵仗,就算是千百名大罗金仙亲至,也要被吓得狼狈逃窜。

    那普拉斯却不为所动,挥动着无数条细丝触手,直接迎头而上。每条细丝切割着,将空间化成一道道破碎虚空。

    大部分符篆、仙器还没来得及发威,就被点破神符节点,切断仙器灵池,变成了废品。

    剩余的符篆也近不得身,纷纷爆裂。剩下数十柄强力仙器在器灵指挥下起伏辗转,躲避着细丝的纠缠,却突破不了细丝网络的封锁。

    个别突得太前的仙器躲避不及,被上百道细丝套住。细丝犹如蛇虫般缠绕而上,视仙器千锤百炼的极品防御如无物,直透入内核,将仙元供应的甬道切断。

    没有了仙元的供应,器灵们蹦跶不了两下,就陷入了沉睡。

    千万符篆和仙器被破,赵宫明却并不惊慌,双手再挥,又是数千极品阵盘丢出,准备用幻阵、困阵、迷阵、杀阵围剿那普拉斯。

    对于仙阵,那普拉斯似乎更不在意,索X脚下站立不动,连细丝都缩减到只有数万条。

    但是这些细丝却是无孔不入,在启动或未启动的阵法中自由穿行,飞快地找到阵盘所在,将阵基能量供应的节点切断。

    阵盘能够最终展开成阵法的寥寥无J。就算大阵布成,也顷刻被细丝透阵而入,将阵基一一点破。

    赵宫明心中暗惊,这个自称“全知全能”的那普拉斯,似乎确实对所有仙术、道法、符篆、仙器和仙阵都了若指掌。自己的一大堆攻击手段都被他轻易破解。

    其实更让他心忧的,则是方才自己试图联系外界,竟然无法成功。这实在大出赵宫明的意外。

    要知道以钱宫之富庶,所有可用的远距离联络方式都有。赵宫明身上就带了不下百种。但刚才试了数种却如同泥牛入海,全无反应。

    最不可思议的是,作为财神,赵宫明竟然无法感知普天仙人的信仰之力。信仰之力,是神尊特有的能力。经过祈祷,信仰之力可以无视时空障碍到达神尊所在。

    神尊一方面可以视祈愿者的亲疏良J决定是否回馈,以及回馈的程度,另一方面,又可以将多余的信仰之力,经过凝练,转换成仙元,提升修为。

    就算不想提升修为,凝练过的信仰之力,转化成的信仰之光也是妙用无穷,这种在神尊仙T外呈现的豪光,根据亮度纯度和尺度,可以确定神尊的品级。

    另外利用信仰之光,可以长时期抵挡混沌之气的侵蚀。这也是赵宫明敢于进入源蒙深空探险的凭仗之一。

    然而现在,不知如何,财神赵宫明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人的祈祷。要知道仙界看重实力,但钱的威力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天下商人、战士、各级官吏、平民,信仰财神的不下亿亿之数。每一次祈祷都会有一根不可见却无法切断的因果丝与财神联系。如果财神进行过一次回馈,因果线的强度就会增长十倍。

    人与神之间密不可分的联系,是通过神位确定的。每个神位跟信众之间的联系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

    但是财神今天却遇到了这样一件咄咄怪事,牢不可破、密不可分、不可破解的因果丝,竟然出了问题。如果不是神位仍在灵海,赵宫明都要怀疑自己已经被篡夺了财神之位了。

    因此赵宫明并没有太多心思跟这个怪异的、自称全知全能之妖的那普拉斯多做纠缠。

    刚才的攻击虽然无效,赵宫明要再丢上个J十上百次也不是什么难事。实际上赵宫明也这样做了。

    他一下甩出了财神S库库存的四分之一。这里包括了五十万张极品符篆、十八万件高级、顶级仙器、四万套高级以上阵法、两万个大仙以上的锁灵傀儡,以及四百头解除封印的星空巨兽。

    财神的乾坤一掷,就算不是威力最强,至少也是最豪放的仙界战技了。

    这堆东西丢出来,足足占满了亿万里的时空。无比惊艳的光焰仿佛是超新星爆发。

    如果有任何其他人在场,必然会震惊于财神一掷亿亿仙石的土豪作风,同时认定那普拉斯死定了。

    可是财神赵宫明却并不觉得靠这堆东西,能够G掉那普拉斯。其实他也没有把希望寄托在乾坤一掷上。一大堆库存抛出,赵宫明却开始跑路了。

    一位神尊全力跑路,速度已经不可以用光速这种渺小的计数单位来计算。转瞬可达亿万里外。但就在亿万里的边缘,赵宫明却停了下来。不是他突然不想跑,而是前面没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