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顾闻低头看着文渊,这位跟真人没什么区别的超级美nv,秀发高挽,白纱蔽T,从上向下俯视,X前白到耀眼的深深沟豁,更是一副盛景。

    从一个气势凌人的nv王,瞬间变成楚楚可怜的奴婢,这样巨大的反差,更能满足男人的自尊,激起无边的占有Yu。

    虽然文渊这幅妙曼身躯,纯粹是由仙元的纯能量构成。但是仙人本身躯T就已经能量化,对比由高级材料制成的人偶躯壳,文渊似乎更加像一个真实的美人。

    勉强压住蓬B爆发的荷尔蒙,顾闻沉Y道:“收一位绝世美nv,还是大罗金仙,真叫人无法拒绝。”

    “不过你现在麻烦缠身,J百号金仙视你为仇寇,随时要扑上来找你玩命。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地仙,趟上这滩浑水,随时都有送命的可能。惹麻烦的事,我为什么要做?”

    文渊抬起头来,嫣然笑道:“奴婢既然认先生为主,自然不会为主人惹麻烦。”

    “这J百位金仙,现在都中了我的禁制,短时间内没有反抗能力。只要主人把他们统统签上主奴契约,立即就能拥有横行星系的超强实力。何乐而不为?”

    顾闻眼睛一亮,却道:“这J百金仙中,有不少是已经觉醒的人偶。就算签了契约,他们还不是要叛逃反抗?我连帝承元都不如,又怎么驾驭得住?”

    文渊抿嘴笑道:“主人何必谦虚,您可是C纵禁制的大家。一道咒语能够扰乱主奴契约,让奴家背上弑主的冤屈。又怎么可能控制不住这些金仙呢?”

    顾闻仰脸想了想,仍然摇头道:“据我所知,你是因为违背了人偶三定律,必须要找人赶紧签署主奴契约,准备靠这个契约替换原来的那份,抹去弑主罪责。我说的没错吧?”

    文渊坦然点头道:“主人果然明白,这也是主人害奴家的。所以主人一定要帮奴家解决啊,不然奴家只好含冤而死了。”

    “奴家之前可是帝承元的管家,他隐藏的所有财富,可只有奴家知道。这一死,这些财富就不属于主人了。”

    “呵呵呵”顾闻大笑道:“这么说来,我算是救了你的命,救命之恩,除了金钱奖励,是不是要以身相许呢?”

    “那是自然”文渊的脸颊竟然微微泛红,含羞道:“既然认了先生为主,奴婢全部身心都是主人的,自然是任由主人为所Yu为。”

    “哦,好有这等好事?”顾闻露出一副Se迷迷的模样:“我先试试?”

    说着伸出右手,缓缓地抚向文渊的肩膀。

    文渊垂头含羞,覆盖在肩部的纱衣却悄悄从肩头滑落,露出了浑圆白皙的香肩,任由顾闻的手掌按在了L露的肌肤之上。顾闻但觉文渊肩头肌肤温润如玉,滑不留手。

    两人在一旁Se授魂与,场上的金仙们却无不胆寒懊恼,尤其是觉醒人偶这方。

    经过方才一战,文元文紫等人无不对顾闻的计谋深远而心中警惕。如果顾闻真的趁着他们被文渊“nv王复生”压制的时间,强行签订了主奴契约。

    以顾闻的谋算,远比万相王帝承元更为可怕,只怕觉醒人偶再无脱身之日。

    金仙人偶们奋力挣扎,可惜nv王复生这种暗系法则极为生僻,作用也非常古怪,并不能靠蛮力挣脱。

    顾闻一副迷醉的神Se,喃喃道:“帝承元可真没眼Se,如此佳人,却随打随骂,一点都不惜香怜玉,难怪会自取灭亡。”

    嘴里念叨着,手却没闲着,沿着文渊光滑的肩头慢慢移动,滑向她高耸的X前。

    拥有极高的智能,文渊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了一个羞涩少nv既羞涩惊慌,又期待窃喜额,Yu拒还迎的复杂心态,显得更加诱人。

    顾闻的右手终于按揉在了文渊的左X,赞道:“温香软玉,远不及此。渊儿你真的很B。”

    文渊轻笑道:“主人夸奖,奴婢愧不敢当。还请主人先签主奴契约,奴婢控制金仙的时间有限。这些金仙虽然比不上奴婢,也算不错的仆人,其中J个丫头,暗藏的姿Se还是不错的。”

    顾闻大笑道:“她们怎么可能比得过渊儿。好,我来了!”说完顾闻念动咒语,他的手本身就按在文渊X口,倒是不需要换位。

    文渊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眼神中微微闪过一点星芒,却小心地不让顾闻看到。

    “我们完了!”

    就在金仙们心灰意冷,文渊心中暗自得计的时刻。顾闻身上突然爆发出洪荒之力,一G极其危险的毁天灭地的力量横扫全场,在场的人偶们无不震惊。

    文渊脸Se微变,急想躲闪。不料此时顾闻的威压已经远超一般仙将,磅礴如同洪流直压过来。两人肌肤相接,这G压力连周转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落到了文渊身上。

    被压制的时间虽然短暂,却足以让文渊的动作有了毫秒间的停顿。

    就在这小小的停顿之中,顾闻的手轻轻在文渊X口按了一下,意外地并没有什么强大攻击,只如同一次短暂而霸道的ai抚。

    接着顾闻就像害羞的初哥,倏然后退闪人,逃进了金仙群的背后。

    其实这点距离是没多大用处的。文渊要追杀过来,还在被压制状态的金仙们根本来不及,也不会去保护顾闻。

    但是文渊并没有追赶。她只是缓缓站了起来,随着站立的动作,白Se的轻纱又自动回复到身上,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回过头面向远处的顾闻,文渊脸Se平静而圣洁:“为什么?强大的奴仆,无尽的财富,这些好处还不能让你心动吗?”

    “风双儿的影像我也见过。一个姿Se平平的混血,都能让你迷恋,难道更美的反而不喜欢了吗?”

    顾闻身上的气势已经再度隐去,甚至连金仙、果位仙的级别都不能支撑,直接跌落到了地仙的谷底,人也显得非常疲惫。

    从大战开始,顾闻就一直在紧张谋划,为了保证计划的成功,J乎把有点作用的能力全部用了个遍,心智消耗极为严重。加上天赋耗费的大量能量,现在真有点油尽灯枯的感觉。

    不过他仍然镇定地站在虚空,直面呼吸间可以轻易秒杀自己的超强敌人。缓缓道:

    “首先,我的职业,是一名顾问。在此之前,我跟觉醒人偶签订了合作契约。虽然帝承元已经死亡,按照行规,上线之后还需要有运维。完事拿钱就翻脸不认人,这个有违职业道德。”

    “一个人,一旦违背自己的底线,也就失去了自己的上限。为了眼前的利益,失去未来的无限发展空间,这是短视。”

    “第二,觉醒人偶在我看来,既然拥有了完整的人格,就是一个人。尽管结构跟我差别很大,他们仍然是自由的生命,独立的族群。”

    “御使一群傀儡,我不会困H。但是奴役一群自由人,这个跟我的三观实在不匹配。我无法接受。”

    说到这里,顾闻脸上正气凛然,让在场的金仙们无不感动。可惜下一秒,顾闻的脸一垮,苦笑道:

    “好了,这些都是说大话。真正的问题是,你也看到了,我其实就是一名地仙。不要说驾驭金仙或者大罗金仙,就算是一群业仙,也远远超出能力之外。”

    “人总是过于自信,相信自己能驾驭远超能力之外的东西。却不知道最重要的,不是外物,而是自身的强大。我只是有自知之明而已。”

    “而且”顾闻转而笑道:“你也看到了,我这个资质,配双儿那个丫头还可以。搞一群超级美nv,养不起不说,还要天天担心戴绿帽子。”

    文渊冷静地说道:“你说了很多理由,不过都还是在说大话。说吧,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我虽然可以举手之间抹杀你的存在。不过现在已没有意义。你不用担心我对你出手。”

    顾闻刚才那轻轻一按,根本不会对文渊造成什么物流伤害。但它确实是致命的一手。

    这一按的作用,只是为了消除顾闻之前下的言咒。

    这个言咒,之前遮蔽了文渊和帝承元之间的契约,是顾闻计划成功的关键。但是现在,这个言咒却是文渊的救命稻C。

    一旦言咒失效,文渊和帝承元的主奴契约会再度回复。因为没有新的契约覆盖,在这个契约失效以前,人偶三定律就会生效。

    “弑主”的文渊,因为违背三定律,就会面临心核崩溃的结局。

    为此文渊一直在努力维持言咒的作用,并希望尽管跟顾闻签署主奴契约。

    但是顾闻这轻轻一按,却把她从地狱挣脱的希望变成了绝望。

    顾闻笑容收敛,伸手摘下右耳上的银Se耳环。没有了小微存在,银Se耳环变得暗淡。顾闻略带伤感地盯着耳环,微微摇了摇头道:

    “其实之前你如果痛痛快快认主,我说不定还真会接受。可惜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为了显示自身价值,害死了小微。”

    “小微?你是说那个科技文明遗留的器灵?”文渊露出不能置信的神Se:“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只是为了替一个没什么用的小玩意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