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叮,叮,叮…”

    “由于你发明的担架被军事统计局看中,得到广泛应用,你的创客升级,20级、21级…29级.你当前的创客等级为29级。”

    当天半夜,顾闻又被连绵不绝的提示音吵醒,鬼火冒三丈:

    “这设计一点都不人X化。静音键在哪里?震动模式在哪里?S扰电话屏蔽在哪里?”

    爬起来灌了一壶冷水,凉意直透心窝,总算火气下去了点:

    “看来我所料不错,无偿贡献创意是没法激活顾问主职业的。不过有这么两次功劳,军统应该会想办法保护我了吧?”

    顾闻稍微觉得安心,再度躺下来,将被子裹在身上:

    “今天七公主去前线了。少了这个吵吵闹闹的小萝莉,居然会有点不习惯。”

    “七公主有古公公保护,应该没什么危险。不过遍地尸魔,不知道会不会吓到?咦?我担心她做什么?”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不是萝莉控,我不是萝莉控,我是萝莉控。”

    好像有什么不对?算了不管了,睡觉。

    第二天一早,一种名叫“担架”的新鲜玩意突然出现在大楚国所有前线。经过简单培训,每个医护兵、仆兵都很快掌握了担架的使用方法。

    担架的第一次战场应用也很快实现了。受用者杜子腾,是跟随七公主亲自上墙鼓舞士气的勋贵子弟的一员。

    第一次见到漫山遍野的尸魔大军,所有勋贵子弟脸Se都有点发白。

    反而是七公主神情最为镇定。皇家的精英教育果然不是盖的。13岁的七公主还亲自弯弓撘箭,S死了三只鬼鸦。

    杜子腾自告奋勇要爬到城头,帮公主拾取箭矢。

    不料一只20级跳尸幸运地躲过禁卫军的狂轰滥炸,爬上了城墙,正好出现在杜子腾的面前。

    54级的剑士杜子腾大惊失Se,拔出宝剑一顿乱砍,没有蹭到跳尸一根mao,自己反而口吐白沫晕倒在地。随后被两个医护兵用担架抬下了城墙。

    后世医疗器械学家评价道:

    “担架这种简单实用的战场医护工具,有效地减少了伤员的痛苦,提高了战士的战场存活率。是一项功在千秋的发明。可惜担架宝贵的第一次,J给了纨绔子弟杜子腾,实在令人惋惜。”

    京城勇信伯的四公子杜子腾,后来被永久派驻到东海深处一处暗礁,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守岛卫士。

    因为杜子腾的英勇表现,下午少爷们返回洛Y军部大营时,每个人脸Se都不怎么好看。

    只有七公主蹦蹦跳跳,找到顾闻,将三只串着长箭的鬼鸦递过来,得意洋洋道:

    “怎么样?怎么样?本公主厉害吧?”

    顾闻看着三只死不瞑目的鬼鸦,点头道:

    “不错不错,三只鬼鸦加起来刚好够公主你的等级了。”

    “死顾闻,说什么呢你?”

    “说你英明神武啊!不过你拿这J只鬼鸦给我G什么?”

    “我听说你做的烤鸦味道很B,让你帮我烤啊。”

    “哇~我知道你胃口倍B,吃嘛嘛香。但是拜托别这么重口味。此鬼鸦你觉得能做来吃吗?”

    “咦?我是公主嗳,怎么知道鸦要怎么做?你不是什么枯枝烂叶都能做出好菜来吗?”小萝莉气鼓鼓地,脸变成了包子。

    顾闻哭笑不得,随手将鬼鸦丢出院外,又从牲畜栏里抓出一只大肥鸭:

    “好啦,好啦,这种鸭才能烤。你先回避一下,我给你做鸭。”

    “你做鸭为啥要我回避呢?”

    “做鸭也很恶心的好阀?”

    “那好吧。你先做鸭,我一会再过来。”

    小萝莉开心地跑走了。顾闻不知为何总感觉有点不对,摇着头走进了屠宰房。

    七公主终于离开去巡视下一关口了。对于天生高贵的皇家公主,这短暂的J天只是在一个无趣的地方,遇到一个有趣的人而已。除了吃了顾闻的鸭,并没有多余的狗血事情发生。

    洛Y军团也终于守满了一个月,在第一头70级骷髅龙来袭之前撤了下来。

    接下来轮到第三波军团。由于中高阶的尸魔越来越多,每个重要的关口和路口,都至少由三个军团共同镇守。

    洛Y军团守卫温泉关期间,人马损失在一成左右,算是有惊无险。

    墩头村的猎户,除了断腿残废的苍铁头被安排在更后方的虎牢关养伤,其余都在军中。

    经过一个月的战火磨练,关大壮、朱光定都升到了7级。石熊更是突破10级,成为一位职业级猎人。

    洛Y军团向后撤了500多里,进入困虎山后方十座大兵营之一的南八营休整。在这里要枯守两个月,然后再次投入最后决战。

    顾闻的生活开始变得波澜不兴。每天早晚坚持练习“马步冲拳”“弓步直刺”“力劈华山”“横扫千军”,然后就是一日三餐履行厨师长的职责。

    战士、厨师、创客、诗人等级都到了29级瓶颈,顾问主职业仍然只解封了三分之一。

    顾闻也不纠结,还托西门喜采买了些白纸笔墨,有空就躲在寝室里写写画画。似乎日子就这么过了。

    这一天,顾闻正在慢条斯理地炖着酸萝卜老鸭汤。不知道为了什么,自从给七公主做鸭以后,顾闻忽然对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隔三岔五地做鸭。

    顾闻正举着勺子尝咸淡,帮厨的苟小六嬉笑着凑过来:

    “闻大,你听说没有,高沅佳丽要来南八营了.”

    “高沅佳丽?什么东东?”顾闻一头雾水。

    苟小六被打击了:“高沅佳丽!高沅佳丽组合!高沅佳丽nv子组合啊!闻大你不知道?”

    顾闻来了点兴趣:“这个世界也有nv子组合啊?”

    “高沅佳丽,我们东滨最有名的nv子乐队组合。高缘缘的歌、沅飞萱的舞、吴佳音的琵琶、孙丽的箫,那都是天下一绝。更何况四个大美nv,那脸,那X,那PG,啧啧,简直…”

    顾闻看了苟小六一眼:“爬开点,口水都要滴到锅里了。她们再有名,关我们什么事?”

    “高沅佳丽是来前线巡演,明天就到我们南八营了。我有个表哥在演艺界混,给我送的小道消息,现在还没多少人知道。我们赶紧去请假吧,晚了就抢不到机会了。”

    顾闻想了想,点头道:

    “也好,听说南八营的商业区很繁华,去逛逛也不错。”

    南八营外二十里的商业区,除了没有高耸的城墙,跟一座巨大的城市没有区别。

    道路纵横,楼房林立,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顾闻换了一身棉衣,跟着苟小六乘着神行蜈蚣大巴,来到了商业区的大门口。

    神行蜈蚣是被驯F的五阶妖兽,身长百米,每节平坦的背壳上都镶嵌着一间两米宽、八米长的木质房间。旁边还垂着绳梯,可供乘客上下。

    顾闻跟在苟小六身后从蜈蚣背上下来,顺着拥挤的人流走近商业区的门口,顿时感觉到一G热L,伴随着各种嘈杂喧嚣扑面而来。

    看着眼前的繁华纷乱,顾闻恍如隔世,仿佛又回到了蓝星的迪斯尼乐园。

    不过这里比迪斯尼乐园更加热闹,那些高大的狮面人、牛头人,矮小的精怪,都是本Se出演,不是假扮的。

    各种热气腾腾的小吃摊子沿街排出数十里,吃客们手里拿着烤R串、臭豆腐、糯米饼,挺着溜圆的肚子,一路买一路吃。

    商店里、地摊上堆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小商品。游人流连忘返,小孩在人群里钻来钻去,嬉笑打闹。

    练把式卖艺的,掰手腕顶牛的,斗公J赛狗的,看手相算命的,掏耳朵理发的…还有无数说不名堂的玩意。

    顾闻耳朵里嗡嗡作响,抬头却看见两边高楼上许多花枝招展的nv子挥着手绢在招揽客人。

    在街道上空,悬挂着彩旗,每隔十多米就有一条彩Se横幅:

    “红磡剧场,高沅佳丽,下午两点,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