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顾闻整理了一下袖口,看着自己纤长的手指。灰Se的指背上浮起一线青筋:

    “我们从星路莫名奇妙地穿透到眼前这P空间,事情一直都很不正常。”

    “比如在遭遇鸦龙群时,我们所有人似乎都忘记了一个简单的事实:相见号不是一艘普通的星舰,它具有极高的航速。”

    “就算没有星路星标可以借用,单凭常规航速,也能轻松将鸦龙甩在身后,只要我们掉头。”

    说道“掉头”,文玄文封等人遽然而惊,面上有些失Se。

    顾闻微微一笑:“掉头,并没什么困难。在陌生虚空当中,走哪个方向根本不要紧,只要能躲开显而易见的危险。”

    “但是至始至终,我们都没有想到过掉头这件事。”

    “至于现在这个补给点。很明显,鸦龙就是从这个方向过来的。我们在鸦龙群里逆向飞行了十四天,也就是说我们在进入鸦龙群时,此处阵法正好是被鸦龙包裹的。”

    “鸦龙过处寸灰不存,这里却丝毫动静都没有。在脱离鸦龙群之后,我们却没有人去考虑修改航向,避开鸦龙来路的绝地,就这么直截了当地奔向这里。”

    文玄皱眉道:“顾先生,你的意思是有大能者用精神类法则控制了我们,让我们不管不顾往这里来。如此说来,此人心怀叵测,前途必然凶险。我们应该赶紧改变航向,快速逃离?”

    顾闻轻轻摇头道:“既然这位大能者能够隔着亿万里之遥,神不知鬼不觉地影响我们的意志。现在近在眼前,又怎么可能让我们醒悟脱离?”

    文玄疑H道:“确实如此。这位大能者引诱我们冒着九死一生到达这里,却轻易放我们走,这也说不通。这究竟是为什么?”

    “也许,前面的鸦龙,是一种考验。我们通过了这个考验,所以现在有了选择是否进入的权利。”文封忽然醒悟,晃动着两只招风耳道:

    “如此说来,进入阵法可能是福非祸。不过这位大能罔顾人命,又能C控鸦龙,只怕不是什么正道中人,我们还需要小心谨慎。”

    顾闻笑道:“刚才我说这不是选择题,大家没有留意吗?鸦龙群已经开始往回飞了。此处其实就是它们的老巢。”

    “我们如果改换方向或者掉头,都会再度跌入鸦云。有人还有兴趣再来一次穿越火线吗?”

    一众人偶纷纷摇头,他们一伙在人、舰全盛状态突入鸦龙云,虽然最终透阵而出,却损失惨重,J乎全部J代在里面。

    以现在的状态,再突入进去,只怕撑不过两天。

    “所以我们只能进去。”顾闻最后道:“而且越快越好。”

    “鸦龙到达还有一两天时间,为什么不多做准备,反而要立即进阵?”文岩问道。

    “原因很简单。此处阵法可进不可出,鸦龙肯定会尾随我们进阵。如果阵内有其他风险,我们还有时间应对。进去得晚了,再被鸦龙从后面夹击。啧啧。”

    顾闻摇头啧啧有声:“结局一定非常美妙。”

    将上仙以下的人偶收入储物戒,众人稍作休整,再次启动了相见号。

    眼前大阵之内,极有可能藏着一个精通精神法则,可以指挥亿亿鸦龙,并可超远距离影响群T思维的大能。

    以阵法等级来看,不是顶级神将,就是上品神尊,甚至可能是仙帝这一级数的存在。上仙以下毫无用武之地,还不如躲藏起来。

    只有顾闻,身为“人偶师”,以及这件事情的主角,自然不可能躲藏起来。这位大能弄出这么大阵仗,肯定不会是为了J十个金仙级的人偶。

    人偶虽然珍贵,在神将级别以上的高手看来,也不比白菜萝卜宝贝多少。

    “说不定是某位强者看上了顾先生的资质,才特别设了这个考验。”文岩悄悄对文封说。

    “顾先生智慧高深,天赋惊人,不过这个资质嘛,实在是有点让人看不明白。”文封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异议。

    在文玄的驾驶下,相见号以缓慢的速度进入了阵法当中。此巨型无比的阵法,在没人C控的情况下,确实是许进不许出的。

    相见号微微一震,就像穿过一层透明胶一样,穿进了阵法。

    顾闻眼前豁然开朗。这里是一P绿光充盈的天地。巨大的球T空间中央,一个巨大的浓绿Se星球熠熠发光。

    这颗深绿的星球,比顾闻所见过的任何星球都要大上百倍,似乎整个空间都要被它和它的绿光塞满。

    绿光并不炽热,反而是一种清凉如同荧光的冷光,浓绿而深沉。

    除了这颗巨星,空间之内并没有其他星T存在,只在贴近空间内壁,漂浮着数以百万计的巨大黑云。

    这些黑云形如朵朵棉花,Se泽极其黑暗,绿光照耀下也不见分毫反S。

    文玄驾驶者相见号缓缓靠近一朵黑云,到了近处,却见这黑云并非云雾,也不是星云、尘环,不规则的轻型材质非金非木,上面密密麻麻满是细小的孔洞,足以让密集恐惧者患者当场吓死。

    “那些黑云都是用鸦龙脱落的羽mao编制而成。”文玄脸SeY沉:“都是鸦龙的巢X。”

    “这回我们真算是进了龙潭虎X了。”坐在船长座椅上,顾闻神Se却比较轻松:“提高速度,向绿Se星球前进吧。”

    相见号提高了航速,灵活地在黑云间穿梭,用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才飞离了黑云飘浮的地带。

    进入到空间内层,四面又是一P空旷,那个绿Se的星球显得越发庞大起来。

    “一颗…很不正常的星球。”观察了半天,顾闻得出了一个结论:

    “大成这个样子,如果是别处,早就是巨型黑洞了,它却保持着普通岩质行星的外貌。”

    “说它是行星,却是自己发光,并没有围绕恒星。而且这个星球不旋转,不管自转公转都没有。”

    “或者可以说是不动星?还有这些绿光也非常奇怪,没有温度,有点像磷光或者荧光。本来绿Se应该是生机BB的,这种绿光却看着毫无生机,反而死气沉沉。”

    “总T看来,这颗巨星就像一位迟暮等死的老人。”

    顾闻刚评价到这里,一个老到极限的声音忽然在脑海中响起:“不错,评价很中肯。”

    儿童的声音清脆,青年的声音热烈,中年的声音安稳,老年的声音低沉。耳朵敏感的人,可以听出声音里的老,例如苍老、衰老、老弱、迟暮、临终的感觉。

    而这个声音,并不低沉迟缓,给人的感觉却是经历了无数次轮回劫数,无数次天荒地老,反而平静得忘记了时间,直到时间将一切磨平。

    话音未落,顾闻言前一花,相见号瞬间跨越了上百光年的距离,直接降临在绿Se星球之大气层中,距离地面百万里。

    这颗绿Se星球的大气层非常厚,同时异常稳定,没有一点云雾风霜,平静无波,清澈透明。

    在这个距离上,星球的轮廓已经完全超过了视界,眼下就如同一块圆形的平地。

    地面上看不到海洋河流和湖泊,也没有荒山与沙漠。只有无穷无尽的大树。

    这些树极其巨大,从空中看下去,任何一颗的树冠都超过方圆百万里。

    如果在别的星球,一颗这样的大树,就足以称为珍贵的世界树。在这里,却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无数巨型大树层层叠叠,将浓绿Se铺满整个星球。

    每颗巨树上,都有将近十分之一的叶子在发出光芒。所谓的绿光,就是无数树叶的光芒汇聚而成。

    瞬移之后,相见号瞬间失去了所有动力,悬浮在空中,被不可见的引力牵引着缓缓向一个树冠中心落下。

    当战舰距离树冠不足万米时,近千条直径超过一米的墨绿Se气根从树叶浓密处探出,将相见号裹了个严严实实。

    “顾先生,我们的仙元正在飞速流逝。”文玄微弱的声音在顾闻耳边响起。

    顾闻蓦然回头,却见所有人偶此刻都或坐或卧,瘫倒在船舱内。

    在戚戚咔咔如同玻璃碎裂的细碎声音中,相见号用极品材料炼制的坚固船壁,似乎变成了一团果冻,不断分解着被吸入气根内。

    很快一条条墨绿Se气根穿透了船壁,在船舱内挥舞蠕动,如同一条条森蚺,缓缓向已经丧失抵抗能力的人偶们探过去。

    “收!”顾闻急忙将人偶们统统收入储物戒指中。

    这些墨绿气根虽然貌似恐怖,他却并没有感觉到仙元流逝,也没有感觉到这些气根的敌意。从这些气根中透露出来的气息,就像一条条驯养得极好的家犬,突然得到主人的喂食般,充满着渴望和欣喜。

    J个呼吸之间,熬过了鸦龙大战的星际战舰相见号,就像一根甜美的雪糕,被气根T食G净,连渣都没剩一点。

    顾闻缓缓地飘落在了巨树树冠的一P树叶之上,这P深绿的树叶上面布满经络,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厚度超过两米,就算一头大象站在上面,也能轻松撑住。

    上千气根在饱餐一顿之后,飞快地收回了树冠之下。只有一条略细的气根,似乎意犹未尽,犹犹豫豫地缩了一半,又掉过头来,缓缓地向顾闻探了过来。

    “好了,尤克特拉希尔,待客要有点礼貌。”那个老到极限的声音再次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