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面对那普拉斯的蛮横攻击,赵宫明有些无奈。

    这个号称全知全能的妖果然不是人类,他的躯T在中子星如此强大的引力下丝毫无损,还能将两颗星球当兵器乱舞。只有那些最强大的星空巨兽才有如此强横的R身。

    仙人虽然可以追星拿月,运用的却非躯T力量,而是采用挪移搬运之术来驱动。

    两颗根本没有炼制过的中子星轮番砸来,落宝金钱也起不了作用。不过赵宫明却不畏惧那普拉斯看似威猛的攻击。

    仙界的星空当中,有无数的巨兽。最大的个头就有一个小星系大,躯T力量之强悍无与L比。但是如此巨兽,因为智慧低下,只懂强冲Y撞,不懂得道则仙术,仍然陨落在南明仙帝的手上。

    那普拉斯虽然凶猛,运用两颗原生的星球,却也使不上什么技法,只是运星如轮,不断砸下来。

    赵宫明只需身法微动,就能轻轻闪过。他一面闪躲,却没有放松警惕。跟那普拉斯战斗了如此长时间,赵宫明深信这个对手绝对是今世遇到过的最难缠的高手之一。

    如此无脑的使用蛮力,绝对是一个幌子。真正的杀招必然潜藏在暗处。

    两人一打一闪僵持了半天。那普拉斯陡然深吸一口气,脱手将两颗中子星投了过来。

    两颗中子星尚未触及赵宫明,却在空中猛然相撞,巨大的引力让中子星塌缩,顿时引发出毁天灭地的爆炸。

    在囚笼当中,如此近的距离内,那普拉斯引爆中子星,简直是找死的行为。狂暴的粒子流和极度高温在一P刺眼的光明中,瞬间将他淹没。

    近在咫尺的赵宫明同样身处危险,但财神的财力立即显示出了强大的威力。

    只见他全身上下,头冠、项链、衣袍、扳指、护腕、腰带、靴子各处骤然大放金光,在强烈的冲击波当中如同爆豆般哔哔啵啵连续不停地爆裂。

    赵宫明身上的所有衣物、饰品都是由数百上前的极品防御仙器串接而成,面对近距离的大爆炸。这些仙器前仆后继,用自己的粉身碎骨抵消了爆炸的威力。

    一大堆的仙器破碎,赵宫明身上的闪闪金光暗淡了不少。整个人却是夷然无伤,连块油P都没有擦破。还是一副慈眉善目、满面红光的模样。

    就在这时,在爆炸核心,一团黑乎乎的物事激S而出,却是一颗被熏黑的灰Se巨蛋。那巨蛋猛然前冲,飞快伸展开来,变成了那普拉斯的人形模样。

    只见他衣衫有些破损,却同样没有任何伤痕。

    那普拉斯赤手空拳,以闪电的速度杀至赵宫明面前,当X一拳捣出,连层层幻影都变得如同实质。这一拳的速度,超越了刚才两人缠斗时的十倍。

    赵宫明猝不及防,急忙手捧落宝金钱,挡在X口。落宝金钱作为先天灵宝,除了无宝不落的逆天属X,同时也是一件超强的防御神器。

    那普拉斯一拳直穿入落宝金钱的方孔,出乎意料的是,落宝金钱的数千层防御阵法似乎都没有生效。那普拉斯的拳头竟然毫无阻碍地穿过落宝金钱,重重地砸中了赵宫明的X口。

    赵宫明甚至来不及吃惊,X口已经中拳。这一拳里蕴含的道则异常陌生,以赵宫明的见识,竟然无法辨别。

    这道则虽然不在YY三才四象五行时空之属,论境界却极高,甚至隐隐在这些核心道则之上。全身的防御仙器像纸糊的一样轻易被洞穿。

    赵宫明只觉得一G狂暴无比的洪荒之力在T内爆开,四面冲撞破坏,钱财之道竟然完全抵御不住。

    “不好!”赵宫明大惊,猛然爆喝一声,居然全身爆破,变成了无数仙石漫天飞舞、四散激S。

    这招无尽分身,却是财神的保命绝招,采用信仰之力C动。

    正常情况下,只要在仙界任何一处有财神的信仰者在祈愿,这些绝品仙石就会顺着因果线,穿越时空落入信仰者手中。

    只要有一枚绝品仙石能够逃脱,财神赵宫明就能够立即重生,并恢复修为。天下信仰财神的人何止亿亿,可见要彻底消灭财神是何其困难。

    但是不知如何,自赵宫明从源蒙深空出来,就发现所有的信仰因果线都断绝了。全天下会没有人喜欢钱,信仰财神了吗?赵宫明绝对不相信会有这种荒谬的事情。

    造成这种情况,必然是眼前这个妖怪那普拉斯做的手脚。赵宫明甚至怀疑那普拉斯的背后,说不定有一个或者数个仙帝在暗中出手。

    钱绝对是好东西,在仙人所必须的财地法侣四大基本需求当中,占了首位。钱宫掌管天下财运,在十二仙帝之外独树一帜,难保不会被嫉妒算计。

    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赵宫明此刻只能依靠无尽分身的全面爆散,争取一线生机。

    但就在此时,被落宝金钱收取的两颗细丝银球,突然从沉寂中苏醒过来,也瞬间展开出无数条细丝。

    这些细丝J乎无视空间距离,瞬间就追上了财神化身的仙石,飞快地将仙石缠绕起来,变成了千亿只银Se的蚕茧。赵宫明的无数化身,竟然无一逃脱。

    同时从那普拉斯一拳中迸发出来的道则,沿着细线传进了银茧。

    这种呈现为灰Se的道则吞噬力极强,被银茧束缚起来的极品仙石用不了一个刹那,就纷纷从光华夺目变得黯然无光,最后崩碎变成一堆细沙飞散。没有飞出多远,就彻底溶蚀消失在茫茫星海中。

    财神赵宫明的仙石化身,以逃遁之处为圆心,从外层向内逐渐崩溃,转眼间就湮灭了大半。

    这时距离那普拉斯最近处的一块仙石开始软化变形,变成了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微缩版财神。

    只见他面Se惨淡,叹息道:“想不到今天居然是我赵宫明的忌日。那普拉斯,你究竟是谁?告诉我,让我死个明白。”

    那普拉斯一手抓着落宝金钱。这只落宝金钱早已跟赵宫明的神魂融为一T,查知主人危在旦夕,不停地挣扎震颤哀鸣着,却无法摆脱那普拉斯的掌控。

    “我名那普拉斯,是全知全能之妖。”那普拉斯还是一副没有任何情感的腔调。

    赵宫明惨然道:“全知全能?就算那位也不敢如此说。既然你敢称全知,可知我临死前会做什么?”

    那普拉斯顿了顿,说道:“你会引爆落宝金钱,企图跟我同归于尽。”

    “不错”赵宫明冷笑道:“我与落宝金钱心念相通,你绝无可能在落宝金钱毁灭前除掉我。想谋夺钱宫,没有落宝金钱,也能妄想。”

    “是吗?”那普拉斯仍然无动于衷,财神化身的湮灭速度却加快了三分:“其实落宝金钱是必须毁掉的。财神与落宝金钱相通相融,落宝金钱就是你,你就是落宝金钱。”

    “如果不毁掉,一旦落宝金钱脱离我的掌控,赵宫明还是有机会重生的。为了安全起见,你们还是一起消灭比较好。”

    那普拉斯慢吞吞地说着,千亿仙石已经被湮灭一空,只剩下拳头大小的赵宫明真身。一缕灰气顺着细丝蜿蜒而上,渗入银茧,开始沾染上赵宫明的身躯。

    沾染之处,躯T开始灰化崩散。赵宫明惨笑道:“好!好!好!不成大道,众位蝼蚁。大家一起死吧。”

    就在真身崩碎的瞬间,赵宫明引爆了落宝金钱。

    世间第一枚钱币、绝品先天灵宝的爆炸,是一幅无比惊悚的场景。无声无光,也不是黑暗,一团“空”出现了。

    这是真正绝对的空,就像回到了天地未开之前。在这个范围之内的所有东西都消失了,还原了绝对的无。

    那普拉斯用细丝切割出来的空间裂缝牢笼被吞噬,连一光年内的混沌灰雾都消散得无影无踪。

    这场可怕的爆炸,甚至连跟这处空间相关联的信息都被抹杀,一切归零到宇宙大爆炸之前。

    但是,那普拉斯却没有死。

    他全身的衣物、P肤mao发都被吞噬一空,露出了一幅灰暗的满是坑洼的躯T。他的两只手中,捉着两点金光。

    “问鼎石?你竟敢是问鼎石?怎么可能?”左手中的金光不断挣扎着尖叫道。

    “为什么不可能?”那普拉斯面无表情,两手一握,将两束金光捏碎。

    赵宫明的尖叫声戛然而止,财神在世间最后一分存在的痕迹彻底消散在宇宙中。

    整个仙界晶壁都微微一震,仙界及仙界附属的万界当中的所有人都有极短一瞬发怔。所有时间空间中,有关赵宫明存在过的痕迹都随之消散一空。

    赵宫明存活了百万年,跟财神有J集的人何止亿万。赵宫明的消失,让所有跟他熟知的,有因果J集的人的人生轨迹也发生了不可知的变化。

    这种变化的涟漪越来越激烈,让整个时空变得不稳,甚至开始冲击晶壁,挑战基本的大道规则。

    就在这时,另一抹消散的金光却突然在一P空寂中,再度亮起。